艾問人物 / 待分類 / 毛大慶:“無中生有 點石成金”,這才是創...

分享

   

毛大慶:“無中生有 點石成金”,這才是創業 | 艾問企投家

2020-07-22  艾問人物

    觀點拾貝

    毛大慶:

    1)無中生有,點石成金,創業的人就是干這樣的事情,否則你就不是創業了。

    2)我一直認為沒有一件事情在今天這個時代是靠哪一個英雄能夠自我完成的,一定是大量的合作。

    3)我們投資的目的并不是為了馬上把股權變現,是希望這些公司變成我們的親戚。

    4)只有一樣東西其實是可以拿來投資的,而也只有這樣的東西投完了就不再有了,就是時間,人生的時間。

    嘉賓簡介

    毛大慶

    33歲,任新加坡凱德置地中國控股集團北京地區常務副總經理;

    40歲,加盟萬科,擔任萬科集團副總裁、萬科北京公司總經理;

    43歲,榮獲“中國最具價值職業經理人”;

    46歲,從萬科集團高級副總裁任上辭職,創辦共享辦公企業優客工場;

    47歲,榮獲“年度創新創業先鋒人物獎”;  

    49歲,已完成包括全球六大滿貫賽事在內的馬拉松91個。

    以下內容約5500字,閱讀時間需要15分鐘

    無中生有,點石成金

    艾問毛大慶:46歲創業,你要什么?

    在優客工場的官方網站上,入駐工友和辦公桌的計數器上,數字正在不停跳動,增加,永不停歇。這似乎寓意著毛大慶對于聯合辦公領域的絕對信心。也正是這種信心,讓他在把北京萬科的銷售額從43億元提升到200億元后,放棄了千萬年薪,在2015年從萬科辭職,并且光速創辦了優客工場。短短三年,估值30億美金。

    艾誠:現在多少個城市能找到優客工場?

    毛大慶:有37個城市都可以看到優客工場,我們的辦公室目前大概140多個,還有60多個在路上,這就算一個連鎖店。

    艾誠:我記得三年半前,我去萬科北京的辦公室,我們倆做過一次對話,那個時候大家特別關注,說中國地產的轉型是從一個人的轉型開始,就是毛大慶要辭職了。我聽說當時有這個想法的時候是在徐老師家,在餐巾紙上寫了五六行BP?

    毛大慶:那是后面了,最早的時候其實是2014年的夏天,徐老師追著我滿地跑。那時候大家在討論房地產可能要有一些新東西,能做一些更有意思的事,大家想的是看看能不能做一些,可能在資產的管理,內容的生產,包括人的運營,去做一些更有意思的東西,但是還是圍繞房地產,至于說那個時候是不是那么清晰的想到今天要做的聯合辦公以及聯合辦公衍生出來的社群平臺,還沒成型。

    艾誠:要做這么大,當時沒想到吧?

    毛大慶:那當然,我想所有的“大”都是在無意中形成的。

    艾誠:一個創業者真的需要這樣的空間嗎?

    毛大慶:我覺得大家現在把創業者想的還是原來的那種老創業者,或者以前的創業者,就是很苦的那種創業者,但是今天這一代的創業者,我想有兩個特點:一個,我想更多的可能他們已經是在生活方式里創業了,所以今天很多人他們并不是為了謀求一點生活的改善,或者是掙一點錢去創業,這是一個很大的特點,很多人是為了實現一些自己的想法。

    另外一方面,今天的創業最大的不一樣是大家的資源已經越來越處在共享的狀態下,所以太多的跨界,太多的知識分享,太多的要從不同的人那邊汲取能力,所以今天的創業已經變成了一種活化的東西。

    我很喜歡魯迅的一句話,“你們所多的是生力,遇見森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見曠野,可以栽種樹木的;遇見沙漠,可以開掘井泉?!边@就講的是創業人的厲害,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無中生有,點石成金,創業的人就是干這樣的事情,否則你就不是創業了。

    艾誠:創業之余,你被人們最熟識的身份是“馬拉松愛好者”,你跑了多少個馬拉松了?

    毛大慶:到現在91個。

    艾誠:所以你一個人用跑步鞋丈量了3600多公里?

    毛大慶:對,差不多,好像得丈量了七八十個城市吧。

    艾誠:讓我想起有一句作品叫《鞋狗》里面有一句話叫“懦夫從不啟程”。

    毛大慶:“弱者死于途中,只有我們在前行”。這本書我翻的過程中有很多話都是我自己內心的獨白,因為我覺得第一個,我能翻菲爾·奈特的書,我覺得本身是很大的榮幸。第二,我沒想到他是一個真正的通過跑步來治愈系的一個人,他是一直拿跑步當治愈系的一個人,你看他碰見困難、孤獨、資金鏈斷裂、被人告上法庭,他每一次人生最大的坎兒的時候,他都會說我穿上跑鞋出去跑個十公里,跑了十公里如果回來我仍然覺得我不行,我認輸,我就這樣了,就這樣了。

    所以他每次跑步,最后告訴他自己,好吧,我再試一試。這就是很有意思的一種人的內心狀態,所以我翻譯完,我發現非常好,給我很大的啟發。

    天下英雄盡入轂中

    艾問毛大慶:合縱連橫,你圖什么?

    毛大慶不僅有無中生有的本事,更有著飛速前進的本能。就像在萬科做的一樣,他將優客工場帶入了一條高速跑道,對整個聯合辦公行業的連續的7次并購,發生在短短的幾個月時間里。急速的增長,源于毛大慶“天下英雄盡入轂中”的情懷。

    毛大慶:我是一個特別喜歡搞合作的,這也是我個人的特點,我的性格使然。因為我從小的時候,可能看了很多《孫子兵法》或者《三國演義》,其實我一直認為沒有一件事情在今天這個時代是靠哪一個英雄能夠自我完成的,它一定是大量的合作,把各自的智慧,把大家共同的探索凝聚在一個上面,它會加速、加倍你的發展的狀態,它不是一個加法,我覺得更多的是復雜的算法,它可能是資源的快速累計,這一家跟這一家相乘,再乘另外一家,它肯定不是三倍的作用,它有更多的價值在里面。

    艾誠:并購的過程阻力大嗎?

    毛大慶:總的還好,因為大家其實都是在偏早期的創業,對于收購,可能也是我的一個工作經歷所導致的,因為在凱德置地時代,經我手并購的房地產項目,或者叫房地產公司,大概得有十幾個,我們到北京,我第一次回到北京,闊別了十多年回來北京,第一個項目就是并購。

    艾誠:所以并購是你發展的套路?

    毛大慶:并購好像是我這么多年工作一貫的習慣,包括后來到了萬科,像萬科大都會、皇城77號,這些項目全部都是并購來的,好像我過去的這18年里,就沒停的在做并購。

    艾誠:我發現你是搞合作的小能手。

    毛大慶:我一直認為合縱連橫是一個非常好的戰略手法,讓同道者變得多多的。

    艾誠:但為什么是你,又為什么是你能把并購變成套路呢?其實并購在產業的發展中,它是一條常規的戰略,大家都說我用資本,我做大做強,我可以投出來,我可以收購出來。但為什么在這個圈子里面,至少共享空間里面,毛大慶成了第一人?

    毛大慶:我覺得有幾個特點,一個就是我們跑得快,這東西一般都是誰跑得快去合并那些跑得慢的,這個很正常。第二個,剛才我談到,因為我是一個這么多年一直搞并購的人,這個跟我的工作經歷確實有關系。所以剛才你提到的問題是創始人,你是不是有某些經驗或者某些經歷,包括你自己的一些特點、特長,在我的職業生涯里,收購項目是個家常便飯,以前在我的工作崗位上,一年總得買那么幾個東西,好像沒有沒買過。

    艾誠:現在的優客工場的并購跟之前你在凱德和萬科做的地產類的并購有什么不同呢?

    毛大慶:首先這個并的是公司,之前當然并的也有公司,但是更多的是帶著項目類的公司。第二個問題就是這個時候的并購,大家都在早期探索,所以跟那些很成熟的,已經很穩定的并購還是不太一樣。

    艾誠:之前你從事的房地產并購,這個標的是物化的,它有資產,能評估,它未來的增值空間有多大,你怎么把它運營再增值,但現在你并購的如果是一個共享空間,問題我覺得還是挺多隱患的,因為共享空間有泡沫,這不是我說的,這是業界有目共睹的,為什么喝杯咖啡,這個空間就突然翻倍了價值呢?但是你卻大刀闊斧的一年并購7個項目,你不怕你是那個泡沫的接盤手???

    毛大慶:其實通過這些整合之后,就是把大家的泡沫都縮水了,因為它都回歸到一個估值的比較法里,它最后都回歸到一個估值準繩上,其實我們壓縮了大量的現存項目的所謂估值泡沫。

    聯合辦公有大量的2B和2C的延展業務,這個是它將來的增值點所在。其實你拿它有一個計算公式很容易算出來,你如果拿共享辦公和經濟型快捷酒店,你去比,哪一個商業模型更賺錢?

    艾誠:你算過嗎?

    毛大慶:當然算過,這很容易算的。你想想看,那肯定是聯合辦公,因為你想想看特別簡單,一個桌子,我們拿一張床跟一個桌子去對比,我們拿一個特別簡單的經濟單位去對比,一張床在一間屋子里頭,我們這間屋子,最小的經濟型酒店,你總得有個10平方米吧?再算上走廊、走道,也得十二三平米,一張桌子在聯合辦公里面大概是5.5平方米,一張桌子一個月平均是2000到2500塊錢,這是平均價格。

    同時還有一點,就是管理共享辦公的人力成本是遠遠低過做酒店的,像這樣的一個六千多平方米的聯合辦公只要三個員工就夠了,主要還是靠后臺大量IT的支持。

    艾誠:如果你的計算模型是正確的話,那豈不是所有經濟型酒店的經營者都應該進軍聯合辦公?

    毛大慶:問得很好,所以現在很多經濟型酒店的運營者都開始進軍聯合辦公,確實是這樣的,比如說歐洲出現的City Life,里面就帶著聯合辦公和住,所以現在出現了很多住、辦、玩一體化的綜合性的建筑,它就是典型的把生活場景、工作場景、居住場景全部放在一起,甚至于現在酒店里面帶公寓,公寓下面還帶辦公,這樣的模型越來越多。

    另外一條,因為有辦公,因為有居住,之后其實更多的社交這里面產生,社交又帶來了新的人流的增長,所以最近你看在上海也出現了一些,不知道是聯合辦公還是酒店類的房子。

    任何投資,都是用時間投自己

    艾問毛大慶:奔跑在企投路上,你想什么?


    除了“萬物皆可合作”的并購本事, 毛大慶還帶領優客工場投資了39家生態型企業服務公司:從媒體到體育,再到娛樂和知識產權,這些投資統統圍繞著一個邏輯:提升辦公的幸福感。這些公司在優客工場的投資下,成長為直接服務于入駐企業的服務商。聯合辦公的完整生態鏈,就這樣通過企投,閉合成型。

    艾誠:你投資背后的邏輯是什么?

    毛大慶:我們從后臺數據分析,入駐企業要有服務,高頻使用,我們就會去投一些跟他們有關的東西,當然這些被投對象大量都是我們經過企業驗證過的,很好的服務商,像活動行,這不用說了,這是全國發布活動最好的平臺,長江商業評論其實是長江商學院旁支的一個做商業評論的媒體平臺。像知呱呱現在是南北各一家,做知識產權生態鏈最好的服務公司,專門給入駐企業做服務。

    艾誠:優客工場在這些投資當中,它的股權收益好嗎?

    毛大慶:我們所有的那39個公司,大概除了一兩家沒有進入下一輪以外,基本上我們其它投資三十幾家公司,都已經在兩三輪以后,我們也退出了兩三個,確實是因為人家用了大投資,我們掙了些股權的溢價就退出了。但是多數情況下,我們是不愿意退出的,因為我們其實投資的目的并不是為了馬上把股權變現,我們是希望這些公司變成我們的親戚,來更好地服務我們的入駐企業,因為它跟我們有了股權關系以后,它對我們的commitment會更好,會更緊密。

    艾誠:當你以優客工場的身份去投資這39家,被很多創業公司B端需要的服務類公司的時候,好投嗎?

    毛大慶:好投,因為我們有一個特有的商業模式,叫做投資+捧紅。

    艾誠:投資+捧紅,這么簡單粗暴?

    毛大慶:對,簡單粗暴,因為實際上這些公司,我們投的這些公司,是要把它推給我們大量的入駐企業,也是他們需要的東西,這一點是跟別的投資人完全不同的。我知道它一定有客戶,而且我知道它一定是我入駐企業極其喜歡的服務,所以我就去投它,所以這個投資目的性是非常強的,像知呱呱,我們投的時候,它只有30個員工,現在已經有590個員工,在我們里面業務量翻了7倍,就是特別典型的捧紅了。

    艾誠:我感覺你描述完這個狀態之后,你的企投世界里頭,很多投資人把錢投給了這些一萬多家創業公司,這一萬多家創業公司又把錢給了優客工場投的這些服務類公司,錢又走了一遍,結果優客工場賺了。

    毛大慶:我覺得其實來優客工場的價值更多是為了搭建服務,你看這個物理空間很有意思,它首先是聚人,第二,它會聚人來給他服務,因為它有一個非常明確的地兒可以去給他服務。第三點,還有一點最有意思的是他們之間還可以互相服務。

    2017年,中國164家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里,絕大多數創始人都是80后,甚至90后。生于1969年的毛大慶顯得格外特別。46歲才開始創業的他坦言,作為企投家,只有時間才是最終的投資籌碼。

    艾誠:別人都關心你飛得高不高,我就關心你飛得累不累?

    毛大慶:我從1991年走進工作崗位,客觀地跟艾老師講,我回顧了一下,我好像沒有過過一年不累的日子,我也不知道是我的命比較奔波,就是勞碌命,還是我喜歡這樣去折騰。

    艾誠:什么樣的性格使得你決定一年都不能休息呢?

    毛大慶:我是一個閑不住的人,歸根結底講,我現在對我自己有一些總結,我創業以后,創業是一個問心的事情。

    艾誠:說說你的心里話。

    毛大慶:我還真是問了問自己,就是為什么會去選走這樣的人生狀態,為什么二十三四年以來,就沒有閑過,我可能也不太愿意自己閑,我有一個基本的認同就是什么驅使我這樣呢?首先還是我自己內心的動作,因為我一直認為我是一個相當明確的過程主義者,我要用時間去投資在我的人生的過程中,用時間去投資。前段時間,我很好的朋友,李詠去世了,這事讓我很傷感。所有這些事,其實越來越加深我人生的觀念,我們只有一樣東西是可以拿來去投資的,而只有這樣的東西投完了就不再有了,就是時間,就是人生的時間。

    艾誠:沒錯,哪里安放你的時間,哪里就是你的生命。

    毛大慶:哪里就是你的價值,你生命的價值,因為今天的節目叫《艾問企投家》,我看到這個題目的時候,我突然間就想到企投家,投的是什么東西,我們拿什么在投?投的對象是啥?我其實更想說我們每個人都在給自己投資,每一天都在投資我們自己,我們拿什么在投呢?實際上我們是拿時間在給我們自己投資,而且你投完了就不再有。

    今天我們倆人聊這一下午,可能我們倆人生里都取消了這一下午,所以我也挺感動,你把這個下午留給了我,我也很認真的把這一下午獻給你,實際上我們每天都在為自己做投資。而且我們不知道我們能投多久,我們也不知道投完的結果是什么,所以無問結果,不要去問結果,也無問西東,可能更重要的是去問自己投的這些東西,你自己覺得值不值。

    艾誠手記:

    三年多前,我認識毛大慶的時候,他還是萬科北京的總經理,而現在已經從一名創業者轉型成了企投家。當他收到《艾問企投家》的邀請時,他說“我有話要說,所謂企投家,投的就是你的時間,你把時間投資在哪兒,生命就安放在哪里,而哪里也就體現了你的價值?!?/span>

    曾經,他是萬科集團年薪千萬的職業經理人,如今,他一邊跑馬拉松,一邊創辦了優客工場。毛大慶說他不想跟跑,只想領跑,于是在他46歲的時候,開啟了自己的創業生涯。徐小平說,毛大慶的這個故事實在太完美了,聽起來好像個童話,但它的確是真的。

    比故事更為真實的是,創業就是站在一個懸崖的邊上,前面是美麗的花叢,背后退一步就粉身碎骨。毛大慶,守著他的執念,堅持著他的夢想,不顧一切。

    時代需要企投家嗎?我認為,時代不需要人人都成為企投家。但是,當對的企業遇見對的投資,方可齊頭并進,當對的投資支持對的企業,得以比翼雙飛。

    如何合二為一成為企投家?我觀察,若想企業家和投資家的合二為一,企業家需向投資家學習“如何立足行業跨界操盤?”;投資家要向企業家學習“如何持續發展經營生態?”。

    時代需要什么樣的企投家?我相信,時代不需要小富即安的企業家和急功近利的投資人;時代需要的是“既謀全局又謀一域”和“擼起袖子加油干” 的企投家。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免费a级黄毛片,美女裸无遮挡免费观看网站,五月开心亚洲综合在线,免费男女做爰视频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