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戶6981V1ce / 待分類 / 戴景琥丨兩地情

分享

   

戴景琥丨兩地情

2020-12-10  新用戶698...

兩地情

     今年已是81歲高齡的香港老人李玉堅女士,一到盛夏六月,就像候鳥一樣,從香港飛回河南省義馬市女兒家中,避暑消夏。九月入秋,天氣變涼,再離開義馬飛往香港,回到九龍區彩虹村綠晶樓自己的家中。

    擔任義馬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的女兒符西京如有閑暇,也到香港與母親同住幾日,共享天倫之樂。誰曾想到母女今日的相依親情,卻有著30年隔離相思之苦,40年重敘親情的悲喜往事。

為了一個承諾,三十年兩地苦相思

    1941年,李玉堅的二姐在西安生下了外甥女申西京,時為丈夫的符仲堅,因為無兒無女就認外甥女西京為義女,西京也隨姨父改姓符。由于時局不穩,西京仍隨生母生活。1946年,西京隨生母輾轉回到母親的老家河南省澠池縣千秋鎮艱難度日。 1953年,已在香港屋宇公司任職員的符仲堅從香港回到河南看望女兒西京,在千秋村停了兩天,就被當地農會押送到距千秋30多里的仁村區部。在那里關押了一天兩夜,被審查時符仲堅拿出自己在香港的身份證件,說明自己回千秋探親的情由,區政府報請縣政府批復后才獲釋回到千秋,他恐怕再出麻煩,便立即返回了香港。這雖是一場虛驚,卻使符先生對女兒留在內地產生了極為不安的憂慮。

    符先生返回香港以后,不斷給西京寄一些衣物之類的生活用品,本屬正常的海外關系,卻給西京的人生之旅投下了無法擺脫的陰影。1958年,西京初中畢業當了小學教師,她孜孜不倦地努力工作以及工作中所顯露出來的教學才能,并沒能阻止1960年大精減時被下放回農村的命運,她的戶口轉回到農村。當時校很缺稱職的小學教師,就讓她當了只掙工分的民辦教師。雖然還是老師,卻變成了農民身份?!拔幕蟾锩遍_始以后,西京同義父母被迫中斷了聯系,卻因為義父母的關系遭到了永無休止的批判審查和沒完沒了的交待檢查。每當她被迫寫過“交待”材料的時候,她便要想到義父母逐漸年老,生活上許多方面都需要兒女在身邊照顧,做為他們唯一的女兒不能為他們盡一點孝心,連問一下他們生活景況的精神慰籍也沒有,這將造成他們心理上的多大缺憾,她深感有負于義父母對她托付終生的期待之情。

    符先生和夫人李玉堅在香港收入不高,生活也比較艱難,隨著年齡一年年老起來,更加思念不通音信的女兒,加上新聞傳媒對內地運動的各種報導,更使他們對女兒的命運倍加擔憂。他們后悔當初不該讓西京做他們的女兒。那時候,老姐妹之間以及他們與西京之間只是一種承諾,兵荒馬亂的,他們并沒有盡多少做父母的責任。老姐姐含辛茹苦,把女兒拉扯大,現在女兒自己能工作了,可以養活自己了,卻因為他們的關系,給她不幸的命運中增添了不知多少想象不到的災難,他們總覺得有愧于西京。

    父母與女兒兩地苦苦相思的歲月,是常人所想象不到的,如果他們今生今世真的沒有團聚的一日,那怕能讓他們見上一面,彼此道一聲:“我對不起你們,爸爸媽媽?!薄拔覀儗Σ黄鹉?,命苦的女兒?!?/span>

    也許那樣他們心里都會感到好受一些,可是不能,他們只有寄希望于未知的以后了。

垂老盼女急且懼,杯酒化雨釋舊疑

    1978年,中國共產黨第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以后,香港與內地恢復了正常交往,符仲堅夫婦和女兒西京立刻互相致信,他們急于了解彼此的情況。老人們放心了,女兒雖然歷經坎坷,總算熬過來了,西京還由民辦教師轉為公辦教師,女婚在煤礦工作,一家五口人,生活慢慢穩定下來。內地實行改革開放政策,許多流落異國他鄉的海外赤子紛紛回鄉省親,兩位老人也迫不及待地想見女兒一面,女兒也一直去信,想讓他們再回來看看,如果在香港生活不方便,很希望兩位老人回到內地,讓她盡一點做女兒的孝心,共享天倫之樂。

    符仲堅老人何嘗不想同女兒一起生活,當初認這個義女就是為了給自己的晚年生活找依靠,但是那一次回鄉被押解區部受審的事,常常使他感到后怕。符仲堅原是海南人,河南澠池千秋是夫人李玉堅的老家,他與千秋地方上沒有任何恩怨,作為上門女婚,一回到家就被押解審查,感到不可思議,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愿再貿然回來的。他想讓女兒到香港去。但是女兒并非當年的一個人,上有家母、公婆,下有三個子女,已過而立之年,在內地雖然工資不高,足可以安身立命,去到香港再二次創業絕非容易事,他自己的一點收入,除兩個人的生活費用外,也沒有什么積蓄。他怎能讓女兒為他們做出那么大的犧牲呢,再說那也不是他能決定了的事。

    女兒西京情愿承擔贍養兩位老人的義務,她多次去信,力勸他們回來看看,如果可以就回來定居,人老了,很多事都要有人照顧,她作為他們唯一的女兒,能夠讓兩位老人安度晚年就是她的心愿。她一直力勸他們回內地看看,他們卻遲遲不能成行。

    時間向后推遲10年,198910月,西京懷著十分急切的心情去香港省親,已經是義馬市人民法院法官的丈夫張成鎖,陪同她一塊前往。他們夫婦商量多次,決心把義父母接回義馬,由他們把二位養老送終。赴港之前,他們已和義馬市統戰部、民族宗教事務局、民政局、千秋鄉政府等有關部門聯系過,如果符先生能夠回來,當地政府將給予盡可能周到的安排和照顧。臨行前,義馬市民族宗教事務局還托他們給符先生夫婦帶去一箱地方特產,澠池縣仰韶酒廠生產的仰韶美酒和義馬市政協給他們的題詞字畫。

內地人到香港,感觸最深的是港督府周圍飄揚的一片幟子,有米字旗、星條旗和五顏六色的各種旗子,就是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五星紅旗,雖然是中國的土地,卻給人一種異國他鄉的感覺。香港的街市很繁榮,富人居住的山丘上,高樓林立,繁花似錦,儼然是人間天堂,但是作為平民百姓的符仲堅夫婦居住和生活的九龍區,卻顯得擁擠不堪,西京和成鎖在那兒小住幾日,很不習慣香港人工作生活的快節奏。義父符仲堅那年已經78歲高齡,義母也已經70歲了,他們唯一的生活來源就是香港政府每月發給他們的一筆帶救濟性質的養老金。雖然他們的生活所需沒有憂慮,但是人老了,需要照顧的方面很多,他們還是決定把兩位老人接回義馬居住,共度天倫,頤養天年。

    他們把這些想法告訴義父之后,引起了符仲堅先生的諸多聯想,他原本再不打算到義馬來了,不管女兒在多次去信中,給他介紹多少有關內地改革開放以后的變化情況,他都不敢相信。他的全部意識還被那次的押解受審占據著,他甚至以為女兒是在一種不知什么樣的背    景下違心地在為共產黨做宣傳呢。這次他親眼看到了女兒、女婚,飽滿的熱情,樂觀的自信,健康的體魄,以及他們對內地社會前景充滿信念的精神,都使他感覺到他們生活的充實和社會條件的優越。但是當他們勸說他一同回義馬時,他又有些猶豫。女兒把義馬市政協歡迎他回家看看的信件、蓋有機關大印的紀念字畫以及家鄉特產--仰韶美酒,一一讓他過目時,他才決定,回來看看再說。

    符仲堅夫婦回到義馬,受到市政協的熱情款待,女兒又領他參觀了義馬的市容市貌,他才真正感覺到,這里起了翻天復地的變化,當年來千秋時,只有一個古老的街市,由于戰亂平息不久,街道四處狼籍,僅有的幾家糧食坊,中藥鋪,不逢集日,生意也非常蕭條。千秋北門外只有一片農田,北坡上被雨水沖涮的紅土溝把一面朝南的緩坡分割成南北走向的五六大塊,荒草遍野,人跡罕至。那年送他走的是西京的堂舅,他是用牛車把他送到離千秋五里的義馬車站上火車的,那時的義馬車站只有三股道,車站上有一些草房子,有幾家飯鋪和店鋪,就算是這一帶最繁華的地方?,F在的義馬火車站已是20多股道的二級貨運大站了。新建的義馬市政府在千秋北門外一直到北坡一帶,這里高樓林立,街道縱橫,道路寬敞,車行如流,工業發達,商業繁榮,已成為一座占地20余平方公里,擁有十余萬人口的小型工業城市。

    老人在女兒家中住下了,他們打算回香港清理財產,移居義馬,同女兒一家共享天倫之樂。

歸林倍覺相依親,共享天倫卻遲遲

    義馬是一個縣級小市,1989年建市還不到十年,城市公益設施還很不健全,遠不及發達的香港市區。符仲堅、李玉堅夫婦住在女婿在法院分的一套三室一廳居室,兒孫們經?;丶?,顯得人多地夾。加上女婿在法院工作,女兒任市人大副主任,兼市直小學校長,往來的人比較多,這與他們在香港的清靜生活形成很大反差,初來乍到,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適應這新的環境。這些兩位老人都有思想準備,子孫滿堂,人丁興旺,女兒女婿社交廣泛,賓朋滿座,都是老人最富有的精神慰勉,習慣了就會感到精神充實。

    夏天的日子很痛快,義馬比香港氣候涼爽,降雨量也少得多,雖有點干燥,卻不潮濕,白天他們在家中看看電視,或到市場上看看,市小人少,自然環境很好,晚上他們到街心游園去散步,任由涼爽的山風吹拂著,對于生在內地,長在內地的老人們真有一種飛鳥歸林的親切感受。夏天過去了,秋天很快到來,天氣就很快變冷了,西北風也特別多,三天兩頭刮風,氣候也顯得特別干燥,戶外活動就感到很不適宜。到了冬天,義馬受大陸季風影響,寒冷干燥,西北風卷著塵土,日夜不停地刮著,不像香港那樣溫暖濕潤,畢竟是弱不禁風的殘年老人了,在女兒女婚的百般照顧下,他們勉強在這里度過一個冬天,過完春節,沒等到第二個夏天的來臨,他們就一定要回香港,并打消了移居義馬的念頭。女兒接他們回來,為他們養老送終的塊心和承諾受到了嚴峻的考驗。

    女兒無奈請了長假,送他們回到香港,并陪他們在香港住幾個月。按規定,她作為兩位老人唯一的女兒,是可以遷居香港的,但是她現在還有工作,還有未成年的子女。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諸多事情都要她自己親自去干。義務和責任是無法替代的。40年兩地生活所形成的客觀差異,很難用感情和理智在短時間內達到協調。

    一方面老人極需要女兒到身邊照顧他們的飲食起居,女兒也有義務為他們的晚年生活盡一點孝心。另一方面未成年的子女需要母親的照顧,母親也應為他們長大成才盡到責任。老人體諒女兒的難處,女兒也理解老人的心情。就這樣,女兒有機會就去香港住幾日,陪伴兩位年邁的雙親;兩位老人也盡量在感到適宜的時候回到義馬同女兒在一起住些日子。他們都在尋找一種比較適宜的辦法,使他們這個本應該在一起的家庭,分離40年后,再重新相居一地,歡度人生中最幸福的歲月。

    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1995316日,住在義馬的西京突然接到母親從香港的打來的電話,父親“病?!?!急令她到香港去料理后事。

    西京和成鎖慌忙申請辦理赴港簽證,在焦急的兩天辦證時間內,他們電話頻繁往來,互相通報信息。父親終于沒有等到女兒,于突發心臟病的第二天,遠望著故土和女兒,離開了生活了84年的這個世界。母親把父親的遺體停放在家中,等女兒到后再發喪。

    懷著十分缺憾的心情,辦完了父親的喪事,女兒又在香港陪伴母親等過了父親的“五七”,就把母親接回了義馬,本想不讓母親不再回香港了,但是,仍然是氣候的不適,一入冬,母親就經受不了冬季西北風所帶來的嚴寒和干燥,又回到香港去了。女兒再次請長假,到香港去陪伴母親,同樣是不適應潮濕的海洋性氣候,初到時,由腳氣引起的足部出水泡,漫延到兩下肢出水泡,住了一段時間實在無法忍受,只得返回義馬了。原來有父母雙親,雖然年邁多病,但總是兩個人相依為伴,相依為命,現在父親的去世,母親弧苦一人,遠居海外,做女兒的怎么能放心呢。香港還沒回歸,從內地到香港一次也絕非很容易的事。

    香港回歸以后,李玉堅十分眷戀家鄉的故土,每年都回義馬度夏,出入也十分方便。但就是到了冬季受不了這里的干冷氣候,整天撲面而至的西北風,刮得人面部刺疼刺疼,即便是坐在有暖氣的家里,也覺得窗外毅然是寒氣逼人,更不要說早晚習慣在戶外散散步的愛好和習慣了。故鄉啊,女兒離開你太久了,你竟和女兒這樣陌生呀,幾十年的骨肉分離,不僅造成了人們精神上的生疏感,也同樣造成了身體生理機能難以適應的困難。畢竟女兒在南方生活了幾十年,已經成為很南方化的人了?,F在香港已經是中國的土地了,來往出入都很方便,就讓我們一家這樣兩地生活吧。

每年過了春節,天氣慢慢轉暖,春暖花開的時候,西京就要到香港去接回母親,在義馬度過一段生氣勃勃的溫暖季節,同女兒一家歡聚一堂,共享天倫之樂。入冬以后,西京再送母親去到香港的家,躲避過北方大陸性氣候的干冷冬天。他們母女年復一年,就像候鳥一樣兩地生活著。

2008年,已是83歲高齡的母親再次回到香港,感覺身體諸多不適,急忙讓女兒西京過去陪伴她。母女相濡以沫,心心相印的這十幾年,倍感親情的寶貴和難得。母親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西京的擔心終于還是變為了現實,母親走完了她人生的最后一段里程,與世長辭了。

在香港西京辦完了母親的喪事,清理完母親的遺物,最后一次告別了自己斷斷續續住過十多年的那套香港公寓,留下了深深的眷戀之情,向父母親的墓地深深鞠了一躬,滿含著眼淚說:“爹,媽,你們就在這里安息吧,香港也是中國的土地,等女兒百年以后再過來陪伴你們吧!”

西京抱著父母的遺像回到了義馬,但是她那顆思念親人的心卻久久地留在了香港父母生前的世界里。

作 者 簡 介

        作者簡介:戴景琥,中國作家協會河南分會會員、河南省民俗學會會員、河南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河南省史志協會會員、三門峽市民間文藝家協會副主席、三門峽市史志協會理事。出版有長篇小說《七合米》、《東籬無故事》,中短篇小說集《愿君平安》、《軼文夕拾》,散文集《悉尼生活散記》等文學專著。主編有《義馬市志》、《義馬市民俗志》、《義馬村志》、《三門峽市農村合作金融志》等史志專著二十余部。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免费a级黄毛片,美女裸无遮挡免费观看网站,五月开心亚洲综合在线,免费男女做爰视频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