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戶48533353 / 待分類 / “老板總是讓我做無用功”

分享

   

“老板總是讓我做無用功”

2021-02-26  新用戶485...

    與我一起做一個愛學習、愿成長的人


    閱讀全文約需8分鐘

    老板總是讓我做無用功


    文/晏凌羊

     01 

    前段時間,一個同事跟我聊到自己日常工作中做了太多無用功的問題。

    今天很想在這篇文章里說一下職場中的“無用功”問題。

    在職場中,每個人或多或少做過無用功。

    有些無用功,是完全沒必要做的,這是決策層面出了問題。

    這種無用功,恐怕在某些單位會表現得特別明顯。

    以前我當員工的階段,常遇到這樣的情況:一個雜志封面、一個文字材料,幾個領導們改來改去,能改20幾版,最后用回了第一版。一個會議,人仰馬翻準備了兩個周,最后得到通知——會議取消。還有很多人,可能需要加很多無意義的班。

    上次,我也跟一體制內的客戶聊起體制內的“加班”。

    對方跟我抱怨說,現在他們加班越來越嚴重,有的領導甚至把加班時長列入考核范疇。

    我說,這就太荒唐了。加班時長和工作效率之間,并不是正相關的關系。如果一個人效率夠高,能在八小時內完成工作,而另外一個人效率極低,工作時間磨洋工,下班以后主動加班表演勤奮,但你把獎勵給了后者,豈不是很荒唐?

    對方說:是啊,很多時候加班做的事情也不是那么重要。

    我附和:是啊是啊。很多加班其實是“無效勤奮”,為的都是一些形式化、走過場、很官僚主義的事情,做的也是無用功。加班可以,但老是為這些事情加班,心理內耗就重了。

    我感覺,很多人不是怕辛苦,而是怕折騰。

    折騰意味著要做很多無用功,這可比辛苦更折磨人。

    它會傷害你的價值感、成就感,讓你變得麻木,而不再富有創造力。


    但是,我也知道,這是體制問題,不是單個人的問題。一群再懂得換位思考的人,放到一個讓人感到很別扭的環境中,事情最后就會變成這樣子。

    在體制內為官,有時候“不瞎折騰”就是最大的智慧。只是,不折騰很難刷存在感、出政績,于是,生命不息,折騰不止。

    歷史上有個成語叫“蕭規曹隨”,說的是西漢初年,擔任丞相的曹參只知道遵從蕭何制定的政策制度,以至于皇帝都覺得他無能。但是,他讓皇帝跟先帝比較了一下、再拿自己跟蕭何比較了一下,最終得出了“皇帝不如先帝圣明、自己不如蕭何高明”的結論。

    曹參說,先帝與蕭何平定了天下,法令明確無誤,大家遵循原有的法度而不更改,不也就可以了嗎?

    這是曹參堅決遵循休養生息的國策,是因為他也認為那一套國策是對的,而且,他虛懷若谷,能接受別人比自己賢明。

    曹參是個聰明人,而聰明人往往能看出來誰是真聰明。倒是蠢人,常常覺得自己比聰明人賢明。

     02 

    有些無用功,是不該做的,比如職場政治。

    我個人怕極了職場政治,所以公司也不倡導搞這一套:團建拍照時不需要讓老板站中間,出去聚餐也無需給老板留所謂的主位,我們聚餐從不喝酒,以茶代酒碰杯時也不需要員工把杯子的位置放得比老板的低,不需要給老板拍馬屁、送禮……這些東西,真的是無用功。

    每個人,只需要每個人把活兒干好就可以了。

    從一艘巨型郵輪上下來,上到一條小船,責任重了,風險大了,但心情也沒那么壓抑了。

    換句話說,需要搞職場政治的,一定是因為搞政治能給自身帶來巨大的收益,卻不至于對集體利益帶來巨大損耗。

    我們這種只能為社會解決一點點就業問題的小公司,再搞搞職場政治這種純內耗的事,估計直接就死翹翹了。

    話說回來,并不是所有的無用功,都沒有用處。

    在看看來是無用功的工作,在上級看來可能就不是。

    你考慮的可能是效率,但上級考慮的是風險。

    比如說,當年我跟一個同事一起出差外地,去到半路,他被揪回單位,說是他負責的某項工作可能會風險點,他必須要回去待命。沒辦法,他馬上下了高鐵,回了廣州,但最后風險卻沒發生……他的確是做了無用功,但在領導層面看來,這種待命是有必要的。

    還有一些事情,是領導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但事情的答案,往往是在“做”的過程中“浮現”出來??雌饋?,你之前做的是無用功,但說白了,這也是一種“試錯”。沒有那些“試錯”,就不會有最終的“對路”。

    愛迪生發明了燈泡,用過很多種材質做燈絲,最終才選擇了最好用的鎢絲,但你不能說他之前的測試、嘗試都是錯的,都是“無用功”。

    創業兩三年,我發現:其實做生意、做產品,并不只是單純在做買賣、制造東西。


    很多時候,你做的并不是具體的事情,而是在滿足人性。

    賺錢,其實就是在滿足人性。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我們給客戶做方案,大多會做兩個,一個是不怎么合適的,一個是較優的、客戶大概率上會選中的。

    很多人不解:另外一個不大合適的方案,客戶根本不會選,為啥還要做呢?這不是做無用功了嗎?

    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它的確是無用功。

    但是,從“幫助客戶快速決定”的角度來說,它是有“無用之大用”的。

    客戶看到了更差的,自然就知道了自己不想要怎樣的,然后才能快速把“自己想要怎樣的”這事兒給定下來。

     03 

    很多人總認為:只要我足夠努力,老板就應該給我加工資。

    可他們意識不到一個問題:老板認可的努力和你認為的努力,不是一回事。

    可能你每天自覺在公司加班到很晚,為工作廢寢忘食甚至三過家門而不入,但是,這過程中,可能你做了大量的無用功,給出的勞動成果并不是老板想要的,反而耽誤了項目進度、浪費了時間,也沒有給公司帶來多大的成效。

    這是一種“無用的努力”。


    在你看來,你真的夠努力了。相比同事們,你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幾乎要住在公司里了,付出了比人家多幾倍的時間和精力。

    但是,在老板的眼里,可能你對公司的貢獻度可能還不如一個平時懶懶散散上班但關鍵時刻能給公司拉來大單的人,不如一個時時刻刻想著如何為老板盡可能多地節省成本的人,一個急老板之所急、想老板之所想且為公司的生存和發展分憂的人。

    職場從來不是一個靠“自己認為的努力”論功行賞的地方,它說白了也符合供需定律:
    你給出來的,剛好是公司需要的,你就有價值;你埋頭努力,給出來的恰巧是公司富余的,那你的努力對應的價值就會很低。

    看清供需再發力,好過自以為是的努力和勤奮。

    我知道很多人看到這話后,心里可能會不舒服,但其實,仔細想一想老板發你的薪資到底從哪兒出的,就會明白內在邏輯了。

    并不是我當了老板,才說這樣的話。

    我覺得,做一些必要的、不必要的無用功,實在是人生的常態。

    各行各業,其實跟當漁夫沒什么區別,想要捕到魚,都要撒幾把空網。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力降低空網率,而不是禁絕。


    大家發現沒有?整個世界就是一個食物鏈,站在頂端的人永遠是少數。老板虐你,客戶虐老板,客戶的領導虐客戶,領導的上級虐領導……

    遇到做無用功的事情,確實很容易被磨滅心智,但我后來也想通了,我把它當成是修行,磨我的耐心,磨我的意志,磨我應對這些問題的技巧。

    有些事情,從管理角度想想,也就釋然了。

    比如,幼兒園讓孩子們到某個點了就排隊去廁所。對個體來說,這肯定不是人性化的,但從管理角度,其實也是方便老師管理孩子,然后讓老師把時間、精力花到更要緊的地方去
    (比如維護孩子們的安全),而不是手忙腳亂處理去處理單個孩子的屎尿屁。

    另外,我覺得每一個職場拉磨驢,都需要有這樣一種認知:工作、人生都是這么操蛋,它永遠不會讓你完全舒服。我們都要通過病痛確認健康,通過受虐確認舒服。

    認命吧,職場牲畜們。

    舒服是留給死人的。

    以上。

    全文完

    歡迎分享或轉發

    這是最好的鼓勵

     一點碎碎念 

    我說我不喜歡懶惰的員工,就有人罵我“黑心老板,總想壓榨年輕人”。

    我:???

    這年頭,只要你不把自己代入打工者的身份,不管你說什么話,都有可能被罵。網絡上的輿論,就是這樣:富人和窮人發生了沖突,不分青紅皂白站窮人;男的和女的發生矛盾,不問緣由站女的;老板和員工之間出現了分歧,不問具體情境站員工。

    可事實上,老板也只是一個承擔更大責任、風險、壓力的高級打工者,老板和員工之間也只是互惠互利的合作關系。就拿我自己來說,我時時刻刻擔心自己會不會因為壓力過大而猝死
    (以前當員工時,也有心理壓力,但這個壓力只有現在的五分之一)。

    建設一個公司,跟建設一個家庭也差不多。

    為啥你們不能接受一個懶惰的、拖你后腿的、搞得你更煩更累的老公,卻要求老板接受一個懶惰的、拖你后腿的、搞得你更煩更累的員工?

    照這邏輯,你不能接受你老公懶惰、當甩手掌柜,也是因為你黑心,你想壓榨男人嘍?不能這樣的嘛。

    ps:謝謝你的時間,我們相約明天見哦。

    關注「晏凌羊」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免费a级黄毛片,美女裸无遮挡免费观看网站,五月开心亚洲综合在线,免费男女做爰视频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