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戶3167a8id / 待分類 / 橋與風景

分享

   

橋與風景

2021-04-28  新用戶316...


橋,作為一種古老的建筑,卻常常出現在人們的生活中。它歷經時光的洗禮,在季節的變化里默然。它像是一種點綴,卻也是獨特的風景。

那偶然映入眼簾的一座橋,有幾多美麗,又有多少滄桑?或者,平淡得被人遺忘?不,當你遠遠地望見橋,當你踏上一座橋,心底總會有一些不一樣的感覺。

橋,自有它的迷人之處。

君到姑蘇見,人家盡枕河。

古宮閑地少,水港小橋多。

夜市賣菱藕,春船載綺羅。

遙知未眠月,鄉思在漁歌。

——唐·杜荀鶴《送人游吳》

若論何處的橋最多,那自然是江南水鄉,人家盡枕河,生活于水波之上,作為連通紐帶的橋自然不可少,形成了小橋流水人家的優美畫面。江南的繁華是別處不能比的,夜里的集市上叫賣著菱藕,河里的船上,滿載著絲織物。遙想遠方的你,在月夜未眠時,聽到江上的船歌,也會引發濃濃的鄉愁吧!是啊,風光如此旖旎,誰會舍得離去呢?

江南的橋,大橋小橋,不覺間就入了古人的詩詞里,流傳至今,不知千百載時光悠悠,古橋仍安然否?

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木凋。

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

——唐·杜牧《寄揚州韓綽判官》

青山隱隱綠水迢迢,秋天已到江南 ,草木卻沒有凋敗。二十四橋明月映照之下,何處有美人正伴著月光吹簫呢?橋與月相映,美而靜謐,而美人于橋上吹簫,豈不是更添風情?

橋,不僅僅連接著兩岸,它本身亦是一道迷人的風景。

江城如畫里,山晚望晴空。

兩水夾明鏡,雙橋落彩虹。

人煙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誰念北樓上,臨風懷謝公。

——唐·李白《秋登宣城謝朓北樓》

江邊的小城如同畫中一樣美麗,天色已晚,詩人登上城樓,眺望夕照晴空。這時的景致太美了,兩江之間,潭水清亮得好像明鏡,江上的橋倒映碧波,如同天上落下的彩虹。橘林與柚林掩映在傍晚的寒煙之中,梧桐樹在秋天已滿是滄桑。此時還會有誰登上此樓,對著西風,懷念謝公呢?詩人既陶醉于秋日黃昏的美景,又有些感慨。

無論是城池里,還是野外,只要有河流的地方,便會有橋。也許有名,也許默默無名,沒有人會刻意記得它。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

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

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宋·辛棄疾《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

這是初秋之夜,詩人在野外漫步的情形。夜已深了,月亮越升越高,驚動了枝頭的鵲鳥,夜風徐徐,蟬聲陣陣。在稻花的清香里,蛙唱正酣。天空星子稀疏,山前忽然落起了雨點。從前熟悉的茅草小屋仍在土地廟附近的樹林中,轉過溪橋,一下子出現在面前,真是驚喜啊。轉角就可以避雨了。

橋屹立于天地間,是四季里不變的裝飾之物,而不同的風景也同樣賦予它不同的風韻。

天津橋下冰初結,洛陽陌上行人絕。

榆柳蕭疏樓閣閑,月明直見嵩山雪。

——唐·孟郊《洛橋晚望》

天津橋下的冰才剛剛結,洛陽道上已經少有行人蹤跡。落光了葉子的榆樹柳樹分外疏朗,掩映著靜謐的閣樓,更是幽寂,在明潔的月光下,一眼便可看到嵩山上的積雪。冬天是寂靜的,而橋在此時也少有生機,更加默然了。

寒冬時的橋,黯淡,卻堅守著,咽下時光的無情。

垂釣板橋東,雪壓蓑衣冷。

江寒水不流,魚嚼梅花影。

——清·釋敬安《題寒江釣雪圖》

這是一幅寂寂卻透著禪意的圖畫。有人在板橋東邊垂釣,蓑衣上的雪花浸出逼人的寒意。結冰的江水靜止不流,而水下的魚兒卻仿佛在悄悄嚼著梅花的倒影。也許,橋邊的梅花開了,在雪里倒映著清姿倩影,迷倒了魚兒,也將詩人引入幽深的意境。

橋雖然巋然不動,卻亦可以穿越時光,甚至作為紐帶,為人們送來春的消息。

細草穿沙雪半銷,吳宮煙冷水迢迢。

梅花竹里無人見,一夜吹香過石橋。

——宋·姜夔《除夜自石湖歸苕溪·其一》

雪融化了一半,細草從沙泥中鉆了出來,吳宮籠罩在寒煙之中,水波迢遞。竹林里的梅花綻放了,并沒有人知道,一夜之間,風兒卻將梅香吹過了石橋。在橋這邊,亦能嗅到梅花香氣,雖未見其蹤影,卻已曉得,春天來了,從哪里來,就是從那林子里,穿過石橋,款款地來了!

無人問津的小橋,見證著花開花落,冬去春來,那是時光贈與它的禮物,與別處并沒有不同。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宋·陸游《卜算子·詠梅》

驛外的斷橋邊,梅花獨自開放。已是黃昏了,梅花已經夠愁苦了,哪里禁得又添了風和雨?梅花并不想苦苦爭春,也不理會百花的嫉妒。即使凋零了,被碾碎,化為塵土,也不后悔,那一縷縷暗香依然幽幽不絕,令人動容。斷橋,落梅,同樣的孤寂,卻自有風骨。

春來時,連橋都有了風情,和往日不同了。

古木陰中系短篷,杖藜扶我過橋東。

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

——宋·志南《絕句·古木陰中系短篷》

將小船系在高大的古木陰中,扶著拐杖,徐徐走過橋東,一邊欣賞著兩岸的景致??茨?,細細的春雨還不能打濕衣裳,而絢爛的杏花在雨中盡情綻放著,拂面的東風輕柔,一點兒也不冷,楊柳的柔軟的枝條在風里舞動,站在高處,自然風光一覽無余了。慢慢地走吧,春光是看不夠的。

春天最美,橋也跟著沾了光,橋邊總是有花木相映,如詩如畫。但有歡喜,便有傷悲,有聚便也有散。而橋見證著世人的情深或緣淺,只不會替人嗟嘆。

清江一曲柳千條,二十年前舊板橋。

曾與美人橋上別,恨無消息到今朝。

——唐·劉禹錫《楊柳枝》

清碧的春水曲曲繞繞,岸邊柳絲千條萬條,惹人無限情思。詩人回憶起二十年前,就在這座橋上,與心愛的女子離別,直到現在,也沒有她的消息!物是人非,多少遺憾和惆悵,讓人一直不能釋懷。春天年年來,橋仿佛也不會變化,而往事卻付之流水了。

那小橋上,到底有多少的相思,誰說得清呢?

誰道閑情拋擲久?每天春來,惆悵還依舊。

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里朱顏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

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后。

——五代·馮延巳《鵲踏枝·誰道閑情拋棄久》

誰說閑情被遺忘得太久?每到春天,惆悵的心情如故。為了消愁,我常常在花前喝醉,不理會鏡子里紅顏消瘦。河畔芳草萋萋,柳樹成蔭,我卻暗自憂傷,不能減免,反而越來越多。獨自佇立在小橋上,任風吹拂衣袖,一勾新月下,只有遠處的樹林我相伴。

人世間,有濃烈的相思,更多的卻是平淡的生活,日復一日的忙碌。

雨里雞鳴一兩家,竹溪村路板橋斜。

婦姑相喚浴蠶去,閑著中庭梔子花。

——唐·王建《雨過山村》

雨里響著雞叫,依稀一兩戶人家。竹林夾岸的小溪上,有板橋相連。婆媳相喚著選蠶種去,悠閑的只有庭院中的梔子花,獨自開放。

橋,是我們生活中或遠或近的風景,它不僅連起了水路,更在不經意間,點染著詩情畫意,讓人難忘。當你走上橋頭時,當你眺望風景時,你,同樣也成了別人眼里的風景了。

-作者-

禾雨,喜歡詩詞的女子,在四季中尋找一個個美麗的細節,愿時光留下溫暖的記憶。

遇見是緣,點贊點亮在看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免费a级黄毛片,美女裸无遮挡免费观看网站,五月开心亚洲综合在线,免费男女做爰视频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