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人物 / 待分類 /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分享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2021-04-30  最人物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2021年春節,兩部由王寶強主演的電影上映。一是《唐人街探案3》,二是《少林寺之得寶傳奇》。

兩部作品同在大年初一與人見面,可相比前者的熱度和票房,后者倒顯得“悄無聲息”。

如今在某影評平臺上,《少林寺之得寶傳奇》得分僅為4分(滿分10分)。對比此前,人們對于王寶強作品的評價,始終游走在“滿分”與“零分”兩個極端。

在外界看來,王寶強似乎再也演不出“許三多”和“傻根”那樣的角色了?!皠钪境晒θ耸俊钡墓饷⒃谒纳砩狭粝铝颂嗪圹E,他不夠“普通”了,身上專屬于小人物的光芒也漸漸消失了。

從很多個角度看,王寶強都是幸運的。但他最動人的成功,卻是堅持不懈地做了很多次“失敗者”。

今天,39歲的王寶強,仍在回望自己8歲時走過的路。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39年前的4月29日,王寶強來到這個世界時,春風正在卷起地上的沙塵。

小時候王寶強和家里人住在距離邢臺市區四十多里的村莊里,村里的房子全都是由土坯砌起來的,從高處看像極了一個個被凌亂擺放在土地上的泥黃色長方體。

在諸多長方體中,王寶強一家擁有其中較為簡陋的一間:朝北、漏雨、冬冷、夏悶,屋子的一半面積都被土炕占據著,為了蓋這樣一間房,爹積下了四五年的饑荒。

當時家里窮,為了省煤,家里連燒炕都只舍得熱中間的地方,王寶強說,他就是坐在炕中間一點點長大的。

打從記事起,王寶強就覺得自己是家里最不受待見的孩子。

他是家里的老三,上面有一個哥哥和姐姐,最小的是他,挨打最多的還是他。

爹的脾氣大,有時候話還沒說完,火氣就先上來了。王寶強說,爹打自己就像“打小豬一樣”,拎著一條腿從路上拖回來摔在院子里,趕馬的鞭子攥在手里,好像下一秒就要抽下來。每當這個時候,王寶強就嚇得連哭都忘了。

有好幾次,王寶強被揍得不敢回屋,趴在廚房里蓋著茅草睡,大清早娘起來做飯,他一翻身嚇了娘一跳,“還以為是豬跑出來了呢!”

“不要把寶強慣壞了!”這是爹的口頭禪。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王寶強從小就挨欺負。

上學時要交學費10塊錢,家里沒錢。要強了一輩子的娘低著頭,跑去問在城里有工作的大爺(大伯父)借,大娘急忙擺手說“手頭緊啊,沒錢啊”。聽了這話,娘也不好說什么,低著頭回了家,一天都不高興。

過了幾天,王寶強看見了大爺家的女兒穿了新衣裳,問哪來的,人家說昨天去集市了,娘買的。

還是這位大爺,年年開春以“人手不夠”為理由到弟弟家借苦力。王寶強的爹實誠,沒心眼,回回都答應,結果輪到該他們幫忙的時候,大爺卻說“你看,我家里也忙啊”。

大爺愛算計,連王寶強想去借個電視看都不應允,因為“太費電”。興許是從大人嘴里聽說了啥,大爺家的兒女也擠兌王寶強。

“寶強,今年大年初一,你怎么不穿新衣裳?”

“寶強,我有香橡皮,你有沒有?”

一聽到這樣的話,王寶強就覺得自己和他們不一樣。為什么大爺家有的,自己家里都沒有?

王寶強想,啥時候自己也能吃上和哥哥、姐姐一樣,有彩色糖紙的糖果呢?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王寶強倔,隨爹。

爹從前當過兵,在炊事班,管后勤,做得一手的好菜,也識得幾個字。復員后爹回了老家,有人攛掇他去村里討個干部當,他不愛爭,說啥也不愿去。

后來商品經濟大潮來了,有人又鼓勵他去做點小買賣,他還是不去,心想本本分分做個農民也挺好,老想著往外奔干啥?

村里婚喪嫁娶都喜歡請爹掌勺。爹蒸的饃饃又大又香,王寶強讒,想吃,但回回都是手剛抬起來就被爹打了回去:

“那是人家的,不能動!”就這一句話,王寶強從小記到大。令人垂涎的饃饃,人家吃著,他看著。

爹倔,養出的兒子也倔。

小時候爹讓王寶強掃院子,村里的小伙伴找他出去玩,他不答應,偏要把院子掃干凈了才去。娘在一旁看著,小小的人還沒有掃把高,娘笑笑,從此給兒子起了個外號,“二犟”。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王寶強與爹娘

“二犟”雖然犟,但是很聽話。從小到大家里的瑣碎事都是他幫著爹娘干,唯一一次“叛逆”就是為了去少林寺。

8歲時,王寶強看了李連杰主演的電影《少林寺》,從此萌生了去嵩山少林學武功的想法。

他跟娘講,娘笑,說他年紀小不能去;他跟爹講,爹氣,兩眼瞪得像銅鈴問他,去了能干啥?瞎胡鬧!

王寶強不服氣,嚷嚷說去了就能拍電影,去了就能當覺遠(《少林寺》中李連杰扮演的角色)!

爹不耐煩,抬手就要打,王寶強不躲,脖子一梗說:“你打我也要去!”

那天之后,少林寺成了王寶強的執念。下地時他蹲在娘身邊軟磨硬泡,好話說了一籮筐,最后還是一句硬氣話打動了二老:

“以后我在農村待一輩子,種一輩子地,有什么意思?”

像爹那樣老實巴交過一輩子挨欺負?

還是像娘那樣操勞一輩子,到頭來連10元存款都沒有?

小時候自己吃的糖塊都“低人一等”,王寶強想,爹娘一件壞事兒也沒做過,憑啥活該過苦日子?

那晚,王寶強躺在自家玉米地里哭了一宿,再醒來就聽見爹說:

“少林寺,你愿意去,就去吧?!?/p>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王寶強舊照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對于去少林寺拜師學武這事兒,王寶強也后悔過。

去少林寺那天,爹騎著自行車去車站送王寶強,一路上兩人都沒說話。

離家時正是春天,陽光曬著父親的背,王寶強把臉緊貼在上面,感覺暖洋洋的,他想,以后這樣靠著爹的機會就越來越少了。

去了少林寺,爹再也不能打自己了,想到這里,王寶強忽然很想哭。

到了車站,爹頭也不回地走了,一句話也沒囑咐。王寶強扒著車窗目送,一心期待著爹能回頭看自己一眼,但他沒有。

很久之后,王寶強才明白這個倔強背影下隱藏的無奈和不舍:

只要爹不回頭,王寶強也就不會回頭了。

爹走了沒一會兒,火車便開動了,還沒到目的地,王寶強就知道自己這是去遭罪了。

為了省錢,他買了站票?;疖囘堰赀堰甑亻_,他盯著腳下的過道,只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是搖晃的。坐在座位上的人是晃的,人手上的香蕉也是晃的,他們都在晃什么?

正想著,王寶強便覺得胃里翻江倒海,來不及反應,他“哇”一下吐了出來——

多年后,這段暈車經歷被王寶強演進了《人在囧途》,不同的是在電影里,他暈機且“吐奶”,此后他再也沒喝過牛奶。

生平第一次坐火車的經歷并不愉快,由于暈車,他連胃里的酸水都吐出來了。周圍的乘客紛紛向他投來異樣的目光,他想,真的是太失敗、太丟人了:

“等我混出來了,坐火車只買坐票,不買站票!”

在那時候,這就是王寶強能想到的,最大的成就了。

到了少林寺,王寶強給家里打電話,賭氣似的就說了一句話“到了,暈車,其他沒事兒”。沒等爹娘答應,他撂下電話就回了宿舍,蒙著被子哇哇大哭——

想家,太想家了,能不能現在就回家?

這樣的念頭一閃而過,王寶強知道,來少林寺就是為了學武功、拍電影,出人頭地給爹娘爭口氣的,不能半途而廢。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少年王寶強在少林寺

在少林寺的那些年,他被喚為“恒志”,每日凌晨4點起床,上午爬山、跑步進行素質訓練,下午學習文化課。少林武功里下盤是功夫的基礎。為了練習腿功,王寶強每天都要踢腿、劈腿,一個馬步一扎就是3個小時?!巴冉┲钡孟駜筛竟?,膝蓋一彎就疼”。

在少林寺學武的日子,王寶強流的淚和汗一樣多。想家了哭,累了哭,被師父懲罰了哭,沒吃飽飯他也哭……后來他長大了些,學會了忍耐,也習慣了忍耐。

他仍在沒日沒夜地練功,希望把動作做得標準一點,這樣在鏡頭中才會更好看一些。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某天他問師兄,何時能看到自己練武術的影像呢?大師兄一愣,什么影像?你以為這是拍電影???

來少林寺不就是為了拍電影的嗎?

這一次,王寶強徹底傻了。

“后來,我才知道覺遠和尚,也就是李連杰,他并不是和尚。他的功夫也不是在少林寺學習的,而是在北京一個叫做什剎海體校的地方學的。他能演那個電影,不是因為他是少林弟子,而是因為他當時已經是全國武術比賽的冠軍?!?/p>

如夢初醒時,王寶強已經來到少林寺三年了。

當時王寶強偶爾會碰到一些劇組前來采景,為了方便,導演也請這里的武僧做群眾演員。

通過這些,王寶強第一次知道還有個職業叫“群眾演員”,他聽當過群演的師兄弟說得津津有味,羨慕得不得了。于是每回有副導演來寺里挑群演,他都拼了命地往前擠,但每次都得不到角色。

師兄們看著王寶強努力的樣子哭笑不得,直言不諱地和他說:沒文化、沒身高、沒顏值,做演員別想了。

這話挺傷自尊,任誰聽了都得泄氣,但王寶強沒有,他倔,暗暗發誓:

“快點長大,快點把功夫練好,這樣下次導演來挑演員的時候,就能看到我了?!?/p>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少年王寶強練功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在少林寺待了幾年,王寶強決定離開了。為啥?還是想去演電影。

從師兄那聽說演電影得去北京,他就去北京!北京哪兒?不知道,先去了再說。

正式“北漂”前的春節,王寶強回了趟家,算了算日子,自己離家也有整整6年了。

爹娘還好嗎?兄姐還好嗎?家里的莊稼還好嗎?王寶強有些緊張,抬腿邁進了家門,就看見正在生火做飯的娘:

“你找誰???”離家時8歲,歸家時14歲,孩子長得太快,娘不認識他了。

在少林寺待了6年,娘一次都沒去看過王寶強。路途遠,車票貴,家里還有活,于是爹娘只能忍著不見兒子。這種思念的痛,或許比王寶強在少林寺壓腿的痛,還要痛。

這期間王寶強給家里寫了幾封信,娘不識字,爹也不知道有沒有念給她聽。練武第三年,他往家里寄了張照片,聽娘說,她看完照片就哭了,“孩子太瘦了,是吃不好還是練功太苦了”,娘至今都埋怨爹,怎么就不舍得花上幾十塊錢的路費去看看孩子呢?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王寶強當年寄給娘的照片

如今,日思夜想的兒子回來了,娘高興得直掉眼淚。王寶強看在眼里,“北漂”的想法在腦子里有些動搖——不然在家里踏實當農民算了。

然而僅是幾天之后,他又堅定了北漂的想法。

和姐姐去縣城逛街時,王寶強想買雙鞋把腳上的僧鞋換掉,姐姐看了看價格,有點難為情,轉身和弟弟說:

“不買了,姐姐這個月也沒錢了,還沒發工資……”

王寶強忽然覺得很窩囊。在外闖蕩多年,空有一身武功,眼見著要成年的男人了,還要伸手問姐姐要錢。似乎是察覺到了弟弟的情緒,姐姐趕忙又說:

“真的不是小氣,姐一個月就一百多塊錢,這個月還沒發工資……”

聽了這話,王寶強的眼淚嘩嘩淌了一臉:該怎么跟姐姐講,自己真不是為了那雙鞋!

這天晚上回家,王寶強下定決心要去北京,不能讓家里人過苦日子了。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釋小龍、王寶強早期合影

在少林寺做武僧為游客表演時,王寶強曾賺到過一些錢,除了寄回家里的,他攢下了500元,算上爹娘傾家蕩產拿出的80塊錢,他就這么捏著580元錢,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車。

臨走前,王寶強跟爹保證,這80塊錢就當是自己借的,日后一定還上。爹點點頭說:

“去吧,也許出去,還能混出點事兒來?!?/p>

那時候誰也不敢相信,就是這樣一個愣頭青,在幾年之后還真拿著50萬元回村給爹娘蓋了新房。

爹娘向來不喜張揚,但聽見有人說“寶強給你們蓋了全村最好的房子”后,他們還是會笑著點頭:

以后誰都不能說“二犟”沒出息了。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王寶強與爹娘

1999年3月,17歲的王寶強來到北京,一出北京西站就徹底傻了。

從前在少林寺他聽人說北京有高樓、有馬路、有很多人,他聽著跟邢臺市里也沒差多少,心里還嘀咕“既然都差不多,那咋不把首都放在少林寺呢?”

眼下,他真的到了北京,看著眼前的一切,他都覺得無比夢幻。人、路、樓,甚至吹過的風,他都覺得和老家是不一樣的,他不知道,那其中夾雜的其實是汽車尾氣的味道。

跟著人群走出了車站,王寶強坐著公交向北京電影制片廠前進。盯著車窗外快速閃過的高腳架、吊車,他只覺得一切都在向前、向上。多年后,這一日的情景被王寶強在春晚的舞臺上,用歌曲《農民工之歌》重現,那時他唱:

“請相信自己的力量,相信未來?!?/p>

在北影廠門口蹲了一天沒等到活,晚上他正準備走,一位穿紅棉襖的大姐找上了他,開口第一句話就是“開房嗎?”

王寶強嚇得直哆嗦,拔腿就要跑,因為他清楚地看見了小冊子上寫的“120元一晚”,自己可沒有那么多錢!沒成想紅棉襖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衣領,說:有便宜的!一晚上二十!但是要和很多人睡。

王寶強一愣,思考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大姐說的應該是小旅店里那種20元一晚的床鋪。

王寶強原意是去瞧瞧北京的賓館長啥樣,結果沒等他站定,紅棉襖就對著前臺說“住店”,然后伸手對王寶強說“20塊錢”。

王寶強從兜里摸出兩張十塊的遞給她,前臺又開口說“被子押金一百”。他嚇得急忙擺手說“我不蓋被子!”

跟著前臺走向房間時,他看見男人赤裸著上半身站在過道里抽煙上下打量他,也和穿著睡衣手舉洗臉盆預備去洗漱的女人擦肩而過,還聽見水流從腦袋上面的水管里轟轟流過。

來北京的第一個晚上,王寶強就這樣稀里糊涂地住進了一間由地下室改建的小旅館里。這座樓里所有被遺棄的東西,廢水、垃圾,就在他的頭上經過。

那時的他全然不知,幾年之后,自己會再次進入一間小旅店里,只不過那時他是為了拍電影《人在囧途》,而室友則是徐崢。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在北京電影制片廠等戲的日子里,王寶強認識了很多“龍套”朋友。

燕子,東北姑娘,長得漂亮,自認為比“小燕子”還要標致的那種漂亮。很多副導演喜歡她,有事沒事就約她出去吃飯,或者睡覺。燕子剛烈,寧愿不接活,也不接受潛規則。實在沒錢了,她便去KTV做起了賣藝不賣身的陪酒小姐。

王寶強好奇,問她怎么不回家呢,燕子笑笑反問,回家怎么說?說自己沒當成明星,當成了一個小姐?

聽了這話,王寶強心里也咯噔一下,一定要出人頭地的話,燕子說過,他也說過,那二人的結局會不會也一樣呢?

顏通,王寶強的另一個好朋友,和他一樣,顏通來北京也是為了“改命”。

在北影廠等戲時,他倆一直是最不起眼的。因為個子矮,沒經驗,別人演一次50元,他倆只有25元。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王寶強龍套出演電影《大腕》

有次拍古裝戲,劇情要求他們爬上城墻,然后再被沙袋砸下去。王寶強和顏通去了,旁人都耍小聰明用“巧勁”,他倆實誠,真“跳樓”了。

從梯子上摔下去之后,倆人都樂了,王寶強說鏡頭又拍不到,咱倆這么努力是為了啥???

對呀,為了啥?

這個問題困擾了王寶強很久,他隱約知道答案,又覺得那個結果離自己很遠。

努力一定有回報嗎?他不知道。但爹說了“去闖闖,說不定成了呢”。

因著這些時日的交情,顏通成了王寶強最看重的朋友之一,日后王寶強出了名,經常會介紹一些活給顏通,而他們當時參與拍攝的那部古裝戲就是《孝莊秘史》。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王寶強龍套出演《孝莊秘史》至于他在哪里,還真不好找……

再相見時,他們會聊起往事,那些沒錢住賓館,只能睡在北影廠門口草坪和大樹上的日子。當時他們看過一部叫《喜劇之王》的電影,王寶強說他最喜歡柳飄飄,漂亮也生動。

當時很多人拿柳飄飄的職業開玩笑,王寶強從來不參與。他覺得大家都是一樣的人:

為了安穩,拼命生活。站在生命的兩岸,大家凝望的其實是同一條河。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電影《喜劇之王》

或許正是因為有了這段經歷,出演《新喜劇之王》時,王寶強才會感同身受。不同的是,從前的柳飄飄已經“上岸”,但那條河里卻從不缺人。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電影《新喜劇之王》,王寶強與周星馳

跑龍套多年,王寶強參演了很多影視作品,成龍、葛優、鞏俐、寧靜、陶虹……這些大腕都曾與他擦肩而過。和陳思誠也是在彼時認識的,不過人家一出道就演主角了。

他望著他們,好像在看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在夢里,他甚至不敢幻想自己站在這些人的身邊,直到拍《天下無賊》和葛優、劉德華同臺演戲時,他才知道,原來世間真有比做夢還美的事情。

在北影廠跑龍套時,王寶強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被“穴頭”(指組織走穴的人)選中,這就相當于有了組織,以后的活就有著落了。

某天一個穴頭找他,急活,要挨踢,有點累,但是賺得多。王寶強覺得這是天大的好事兒,連夜就到了現場。

那天他在彈簧床上翻了一宿的跟斗,因為腳滑還摔了一跤,腦袋上腫起一個大包。外加被主角踹了三腳,勞動力“總價”為300元。他大吃一驚,這是來北京后他賺到最多的一筆錢。

這天之后,王寶強在群演圈里出了名,因為真玩命。工作多了些,王寶強想起了家里的爹娘。

剛到北京時,他因為生病問家里要錢,爹給他寄來零零散散的300元和一封信,信里說“是爹沒本事,沒能照顧好你”。讀了信,王寶強淚如雨下,那種傷心就像問姐姐要錢買鞋一樣,讓他愧疚與自責。

那天之后,他一次也沒和家里聯系,因為沒有混出樣子,實在丟人?,F在,有了點錢,他終于有勇氣聯系爹娘了。電話接通后,那邊爹娘張口就是罵,這邊王寶強泣不成聲。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王寶強和爹娘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2003年前后,王寶強去《盲井》劇組試鏡,簡單說了兩句臺詞,留下BB機號他便走了,“肯定沒戲”。

沒成想幾天后,還真有人給他打來了電話,說試鏡通過了,讓他來演戲,當男主角。

王寶強信了,早上四點鐘就蹲在了片場,生怕遲到了別人不要他。當時,劇組在煤礦里拍戲,因為太累太苦,連女主角都跑了,可王寶強很是認真,一場戲要重來20多次他也不惱。拍一部戲給2000元,他想,不能糟踐這一大筆錢。

《盲井》上映后,王寶強拿了影帝,他跟著劇組四處參加頒獎典禮,在后臺他遇見過劉德華、梁家輝、成龍。記者問他,做明星怎么樣?他說特別好,和明星合影都不花錢。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王寶強在《盲井》劇組

拍《天下無賊》的時候,他打電話回家跟爹娘說自己和劉德華拍戲了,爹以為兒子因為高原反應大腦缺氧出現幻覺了,直到電影上映了二老才相信。

在劇組王寶強和劉德華、劉若英、李冰冰處得都不錯,大明星都喜歡他的“傻實誠”。

“俺不怕狼,狼也沒傷害過俺。俺就不信,狼都沒傷害過俺,人怎么會害俺,人怎么會比狼還壞?”

這是“傻根”眼中的世界,也是彼時王寶強眼中的世界。他根本想象不到,日后遇到的一些人可比狼可怕多了。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劉若英、王寶強《天下無賊》劇照

《天下無賊》殺青后不久,王寶強就進了《士兵突擊》的劇組,成為了許三多。

那時候他在部隊待了3個月,跟著戰士們同吃同住同訓練。當時沒人認識他是誰,都以為他就是個兵。開始時,他吃飯是最慢的,內務也不過關,射擊訓練一人5發子彈,他全部“脫靶”,倒是隔壁的戰士中了八靶,指導員看了兩眼一黑,在訓練場里嗷嗷大喊:

“那個兵怎么回事兒?打人家的靶干什么玩意兒!哪調來的!那么笨呢!”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王寶強《士兵突擊》

后來,這些失敗的訓練都成了“許三多”身上的印記——

在鋼七連時,許三多一咬牙翻了三百多個單杠。那一段王寶強沒用替身,翻完暈得直吐。吐完了,覺得手指疼,一看大拇指上少了一塊肉;

拍老A選拔過水庫,他在水里泡了三四個小時,泡得手腳都發白了。后來他渾身松軟,直往下沉。導演一看不對,忙讓工作人員圍過去,把人撈了起來撿回了一條命。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多余的龜兒子”、“看守訓練場的孬兵”、“差點拖死班長的最后一名”……王寶強覺得許三多的經歷就是自己的成長回憶錄,一直在失敗,卻一直在堅持。

許三多也曾在回家種地和繼續當兵間搖擺不定,可袁朗問:

“許三多,你認為現在還回得去嗎?”

不是所有人都有“累了,就歇一歇”的權利,王寶強時常這樣想,有的人停下,還能在賽道里看看風景;有的人不跑,就只能被淘汰出局。

“我的幸運也是自己努力的,自己創造幸運?!?/p>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許三多之后,王寶強火了。具體有多火,不多言,經歷過的人都知道。

《士兵突擊》之后,王寶強的家鄉把他的巨幅海報刷在墻上。航拍器從天上飛過,老遠就能看見許三多的招牌笑容。村里人見著王寶強的爹娘就問“寶強咋喊別人爹呢?”——他們壓根沒看出來那是在演戲。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王寶強家鄉的許三多巨幅海報

再后來,王寶強又接連出演了《泰囧》、《唐人街探案》,參加諸多綜藝,還錄制了春晚,人氣和片酬一路飆升。

他導演過一部名為《大鬧天竺》的電影,雖然惡評如潮,但在主動領取“金掃帚最令人失望導演獎”后,眾人對他的好感只增不減。

他從“一無所有”,變成了“應有盡有”。

王寶強:活到39歲,感覺人生真苦……

劉昊然、王寶強《唐人街探案》劇照

這樣的王寶強像是一名佇立在人群中的“民間英雄”,他像是某種象征著“向上”與“光明”的精神符號,讓人看見便覺得生機勃勃。

時代需要更多的“王寶強們”。

或許也是出于這個原因,人們對于王寶強始終抱有期待,可在那段失敗的婚姻之后,當人們回頭再看王寶強的人生故事,又有了另一種復雜情緒。

離婚風波過后,輿論再談起王寶強總躲不過“婚姻”的話題,對此他近乎不回應。這時的他也終于理解了爹送自己去少林寺時的沉默:

對于每一個成年人來說,在不可知的未來面前,沉默,也許是最好的姿態。

2019年,王寶強的母親因病去世。那之后,他消失了很久,他把自己藏進了劇組,預備拍一部《少林寺之得寶傳奇》,圓自己8歲時的夢。

為了宣傳這部電影,王寶強參加了一次訪談。在節目中,他與許知遠更多講起的不是如今的成就,而是過去那些挫敗的經歷。

訪談時,他望著遠方霧蒙蒙的天、海,回憶兒時。在故去的時光里:

爹還有力氣揮舞馬鞭追趕自己;

娘還在家中做飯,撫摸著他的腦袋說:“拍啥電影呢,你那都是說夢話”;

自己仍沒有錢買好吃的糖果,見別的兄弟姐妹拿著彩色糖紙,他會借來一張對著陽光看。

風吹過田野,透過那些糖紙,王寶強望見了五顏六色的天空。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免费a级黄毛片,美女裸无遮挡免费观看网站,五月开心亚洲综合在线,免费男女做爰视频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