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corneUnique / 待分類 / 讓歐洲人愛了300年的“中國風”,到底和中...

分享

   

讓歐洲人愛了300年的“中國風”,到底和中國有沒有關系?

2021-05-02  LicorneUn...

    點擊“LicorneUnique”關注我們并點亮文末的“在看”,

    第一時間獲取小鹿最新的推文和資訊


    hello,我是杰西。


    一場與中國無關的“中國風”狂歡

    1895年,一個名叫保羅·弗朗索瓦·昆賽克的法國畫家,繪制了一幅美輪美奐的仕女圖。

    保羅·弗朗索瓦·昆賽克/《日本花園》/1895年


    乍一看像是東方的閨閣,細看才發現,少女們穿著東瀛和服,坐在中原特有的芙蕖、牡丹與荷花間,背后又站著一只亞洲南國獨有的孔雀。而這些少女,卻生著一幅歐洲人的模樣。

    人物描摹方式也如同歐洲的油畫一般,但各式裝飾元素卻來自東方


    中國的植物、配飾,日本的服裝,歐洲人的臉,這樣奇異的組合,卻被幾百年前的歐洲人一股腦地套上了一個統稱——中國風(chinoiserie)。

    西方人所說的“中國風”(chinoiserie)就像是這幅畫中的主角:

    西方的骨相東方的皮


    這所謂的“中國風”,究竟是文化的互通有無,還是一場西方人基于對中國遐想的狂歡?這還得從350多年前的一條船說起。



    1 China,Chinois,Chinoiserie

    1657年,一批茶葉從澳門出發運到了英國的港口。英國人不僅被茶的清香征服,更對隨船送達的器皿愛不釋手——

    他們不敢相信,在他們連透亮的白瓷都無法燒制出來的時候,中國人就已經用上了滿繪瑰麗場景的瓷器喝茶

    在一艘開往葡萄牙的古沉船里,發現了一對17世紀中國出品的青花茶壺。盡管內部被海水腐蝕,但表面釉彩依舊鮮艷

    有人給我帶來一杯叫做'茶’的飲料,此前我從未品嘗過這樣的飲品。

    —— 1660年9月25日英國人的日記

    神秘的植物香氣配以頂級的制瓷技藝,征服了350年前的歐洲人

    他們從瓷片的方寸間窺到了一個古老、富足、智慧的文明,這個民族仿佛天生就掌握一切復雜技藝的秘密,創造一些奇絕的儀式與器具來滿足自己口舌之欲。所以他們開始學習、模仿,力求能夠上中國人的高級享受。

    德國梅森瓷窯1724年制作的“中國風”茶碗配茶碟


    《茶具套裝》/讓·埃蒂安·利奧塔/1781-1783年


    19世紀畫家弗雷德里克·蘇拉克羅瓦,筆下的歐洲小姐們的露臺聚會,就是用中國風茶具飲茶
    隨著來往中國與歐洲的船只越來越多,各色“中國制造”不斷刷新著西方對東土的想象,后來就連“中國”(法語:Chine)這個名字都成了奇幻、唯美與尊貴的代名詞。

    廣州十三行是當時出口中國貨物最多的地方,繁華程度不輸當世的任何一個大都市
    他們分不清一件舶來品是來自中國、日本、韓國、印度還是東南亞的,于是都叫它們“中國風”,“chinoiserie”之名由此誕生。

    漆木柜,頂上的伊萬里瓷器,鑲金的青花瓷將軍罐......無一透露著家庭的富裕與對東方的熱愛/弗朗斯·韋爾哈斯/《和服少女》/1881年
    “中國風”讓歐洲大小貴族為之傾倒,進口商品滿足不了他們狂熱需求的時候,他們便摸索著創造出夢中的烏托邦。瓷片上的圖案、游記里的記載,再加上一些想象的動物、植物和建筑元素,本土“中國風”便誕生了。

    茶文化的引入也讓歐洲大陸上誕生了一些以前從未有過的容器,比如茶罐/1702年梅森出品


    在誕生“chinoiserie”這個單詞的法國,在他們最心臟的凡爾賽宮里,就擺著各式各樣的中國風瓷器,其中不少都是皇家御窯廠塞弗爾所制。

    這件曾屬于蓬巴杜夫人的中國風瓷瓶,上方的圖畫為當時法國最著名的宮廷畫師布歇所設計

    《中國花園》/弗朗索瓦·布歇/1742年。涼亭、陽傘和散漫的少女,是歐洲人對中國最基本的想象

    法國波旁王朝的末代王后瑪麗·安托瓦內特的寢室內,就有一件描繪了中國女性的粉彩花瓶

    中國風瓷器也成了衡量審美與財力的標準,怎么擺,擺多少件成為了歐洲獨特的裝飾藝術學問。

    設計師華倫天奴位于倫敦的豪宅。餐廳里,從餐盤到墻面再到吊燈,都是清一色的青花瓷

    華倫天奴另一處位于羅馬的住宅同樣裝飾著各式各樣的青花瓷,配以中國古代裝飾畫

    很快,西方人對中國的遐想超越了瓷面這一小方天地,逐漸飛向了家居、建筑、園林這一整片廣闊的世界。

    2 藏在屏風里的異國風情

    西方人對屏風尤其有一種情結。薄薄幾扇屏風圍起了中國人的私密領域,卻擋不住歐洲人對東方秘境的窺探。

    這種來自東方的裝飾物件,它自身的形式已經具備了典型的東方風格,而屏風上描繪的圖畫更深一層地透出強烈的中國風?!?/span>請求》/阿圖羅·里奇/1850-1899年

    維也納皇家家具博物館內館藏一件18世紀中國風的木質鑲嵌玻璃屏風,上中下分別描繪了中國最具特色的三種繪畫內容:花卉風景、博古圖、千人千面圖


    屏風的材質格式各樣,有的為漆木鑲嵌,有的則是紙面,更有奢華者使用真絲制作。梅、蘭、竹、菊,或是燕子、喜鵲、孔雀等在中華文化中寓意吉祥的元素,都是備受青睞的屏風裝飾畫。
    《演奏》/弗雷德里克·索拉克魯瓦/19世紀。女孩身后就是一面絲制花鳥圖的中國屏風

    若要問還有哪一件中國風家具能與屏風媲美,那一定是漆器。中國人以“如膠似漆”形容情誼的纏綿,其實漆藝與華夏民族的性格很像,溫厚內斂,拙樸之下暗藏光華。

    大漆剛割下來時呈液體質態,而它真正干固以后便十分堅硬,可千年不腐不朽

    歐洲人或許不能完全理解漆器的氣質,卻一定能在撫摸一件佳漆的瞬間,明白中國匠人的極致匠心與至高審美。

    漆器在歐洲人家里絕對是奢華的擺件,一件大氣厚重的漆木柜,能給貴族的居室空間帶來不一樣的色彩碰撞?!?/span>親吻》/古斯塔夫·德·瓊赫/19世紀


    設計師Carolyne Roehm家中的東方風格多寶閣

    如果將神秘的屏風與敦厚的漆藝相結合,又將如何呢?答案是不可思議的磅礴氣勢。在可可·香奈兒女士位于巴黎的公寓里,就有一整面“漆器屏風墻”。黑漆之上彩雕亭臺樓閣、軒榭廊舫,這才是中國式審美的海納百川。


    這件科羅德曼漆畫屏風上精細地繪制了中國古時的生活場景


    東方紋飾遍布家具猶嫌不夠,有些弄潮兒必得讓這些異域風光鋪滿整面墻才肯罷休。


    3 用壁紙沉浸式體驗中國風


    相較于擺件,壁紙有著更強烈的視覺沖擊效果,尤其是在西方,壁紙早已是一種歷史悠久的視覺性藝術表達。

    花卉+蝴蝶結,這種典型的洛可可風格壁紙遍布歐洲宮廷,而其中一簇孔雀羽毛似乎又摻夾了一絲中國風


    連同茶葉、瓷器、擺件一起,淡雅的中國畫也來到了歐洲人眼前。仿佛一陣清新的風從太平洋西岸,拂過遼遠的亞歐大陸,最終吹向了大西洋以東,在貴族的府邸里找到了歸宿。

    中國畫從題材到表現手法,都與西方天差地別。郎世寧等弘歷雪景行樂圖軸/故宮博物院館藏/清代


    歐洲人要么將舶來的中國畫單獨懸掛,要么裝飾屏風窗戶或壁爐架,甚至直接拼貼在墻面上。圖為英國18世紀以拼貼畫的方式裝飾墻面的宅邸

    很快,歐洲人不失時宜地開設了專做壁紙的工坊。他們設計的圖紙往往底色鮮明,與中國文人畫大不相同,但雜糅了東土特有的花鳥魚蟲、奇珍異獸。如此改頭換臉,壁紙界的“中國風”誕生。

    位于英國的兩處城堡內,都裝飾了17世紀的中國風壁紙。而右邊這幅原本是白底的宣紙中國畫,后來才被加工成如今的模樣


    到了18世紀,西方貴族們決定用“中國風”壁紙打造室內庭院,于是畫師們在以往花鳥畫的基礎上加上鳥籠等圖案,甚至還會將想象中的中國人生活的場景一同入畫,足不出戶便能感知田園氣息。

    伊夫·圣羅蘭的家中,巧妙地用一尊冷色調的陶瓷人像呼應墻紙上的自然風光

    當時著名的裝飾畫師Jean-Baptiste Pillement,尤其擅長這種田園風光中帶古風建筑的設計,在歐陸獨領風騷百余年。

    Jean-Baptiste Pillement(1728-1808)的中國風手稿

    色彩粉嫩瑰麗,藤蔓纏繞繾綣,讓人不禁聯想到風靡西方整個18世紀的洛可可風潮。而這一看似土生土長的風格,其實也受到了遙遠的中國風的影響。




    4 住在中國風里


    “洛可可”最早作為一種室內設計和裝飾藝術,起源于路易十五的宮廷。就在洛可可風鼎盛的18世紀中期,法國人對中國的狂熱也達到了巔峰。二者一拍即合,將奇幻、神秘、繁復的裝飾,融合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法國尚蒂伊城堡有著典型的洛可可風格裝飾,而中國風墻繪鑲嵌在鎏金的壁板中,卻意外地和諧

    宮廷著裝的人物、瓷器、孔雀羽毛裝飾,以及被視作吉祥物的猴子,被洛可可卷花邊圍繞,極盡奢華


    穿過英吉利海峽,裹挾著洛可可的中國風登陸彼岸的英國。英王喬治四世乘著這股東風,為自己打造了一座華麗與享樂并存的天堂——英皇閣(Brighton's Royal Pavilion)。

    英皇閣里最著名的莫過于這條長廊,以中國風打造,并擺放了各式各樣中國風的珍貴擺件

    走廊上放置著大量的中國風珍寶,其中不乏最具代表性的瓷器

    作為王室的避暑行宮,英皇閣曾接待賓客無數。貴族們在此觥籌交錯,而一旁矗立的瓷器人偶,似乎也在默默參與著這一場又一場仿佛不會散場的宴席。

    走進這個宴會廳幾個世紀前的歡笑聲仿佛還在耳邊縈繞

    在英國白金漢郡的克萊頓莊園(Claydon House)里,也有一座中國屋

    房間每扇門上都雕刻有中國的亭臺樓閣圖案,以及繪有繁復法式中國風格板的茶龕

    其中不乏18-19世紀從中國進口純正中國風家具和雕塑

    從茶具到擺件,從壁紙到建筑,中國風已經“入侵”西方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正如他們正等著接受最后一場“洗禮”——將中國風穿在身上。



    5 潮流自然要穿在身上


    在諸多舶來品中,最受淑媛們喜愛的一定非絲綢莫屬。來自中國的上等面料中,不僅有順滑如水的綢緞,更有巧奪天工的刺繡工藝。本土少女心的蕾絲加上舶來的真絲刺繡,就是最潮流的奢侈品。

    1740年代中國風真絲刺繡裙
    1760年代一條中國風印花裙,小小的東方涼亭藏在印花里
    到了19世紀,洛可可風潮已然消退,但中國風始終興盛。1920-1930年代,中國風著裝再一次得到了隆重的復興。

    這條1926年浪凡高級定制系列的裙子,無處不是對中國風的致敬

    裙擺上的珠寶圓形刺繡仿照了中國宮廷官員朝拜禮服上的紋飾

    下方的金絲裙擺也仿造了中國傳統的海水紋

    以制作中國風裙裝出名的Callot Soeurs工坊出品的真絲刺繡裙/1924年

    即便到了現在,中國元素依舊在時尚界占據一席之地,過去幾十年里各大高級時裝屋都曾因為對中國風的另類演繹而聲名大噪。

    Dior1997年時裝發布會上,從T臺布景到服飾都大秀了一次中國風

    1996年香奈兒秋季高級定制中的一條金絲刺繡裙,裙體模仿了旗袍的風格

    這條同樣來自香奈兒高定工坊的裙子,由當時的設計總監老佛爺于1984年親自設計,裙身與花紋都模仿了青花瓷瓶

    從飲茶到居家再到穿衣潮流,350年來中國風在西方的體現無處不在。“chinoiserie”一詞既是一種以中國為主的雜糅的東方風格,也是西方望向東方這個遙遠的國度,或艷羨,或敬仰的目光。

    龐大的中國古老而神秘,奇珍異寶層出不窮又讓人參不透其中的奧義。所以他們推測、幻想、融合、創造,發明出了讓今天的我們難以置信的“中國風”。雖說這已然和中華文明沒有太大的關系了,但誰又能說這不是一種“文化”呢?

    著名設計師兼收藏家 Ann Getty的中國風家裝

    到了21世紀,各國之間有了足夠的了解,“中國”與“中國風”卻還是牢牢地吸引著全球各行各業的精英。這份生生不息的傳承力,值得我們書寫下一個百年的傳奇。


    小編 | 杰西
    收集資料整理報道

    不可錯過的精彩好文推薦
    點擊圖片閱讀原文


    點亮小星星,加載春季好運氣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免费a级黄毛片,美女裸无遮挡免费观看网站,五月开心亚洲综合在线,免费男女做爰视频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