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陌路 / 待分類 / 俄聯邦最腐敗加盟國:30個民族30種語言,...

分享

   

俄聯邦最腐敗加盟國:30個民族30種語言,誰也不服誰

2021-05-07  行走在陌路

“你確定要去達吉斯坦?那可是俄羅斯聯邦最腐敗的加盟國,而且各族之間的關系十分緊張”

聽到俄羅斯向導蘭卡爾的極力勸阻,我下意識在手機上搜索有關達吉斯坦腐敗的信息。原來,達吉斯坦歷史上從未有過反腐打擊,直至2017年才正式開始,2020年俄羅斯總檢察長庫爾班諾夫接受采訪時說:很多官員抱著三五年就退休的想法大肆斂財,當我們找到證據時,他們已經去了迪拜,在瑞士銀行開戶,或直接去歐洲買了房子。

作為俄羅斯諸多加盟國之一,達吉斯坦的人口(300萬)、經濟規模都屬于倒數行列,面積約5.03萬平方公里,人均收入比隔壁連年動亂的車臣還要低。要知道,這可是個石油、天然氣、煤炭都很豐富的資源型國家,2020年平均月薪不足2萬盧布,換算人民幣才1730元。

蘭卡爾把如此落后的原因歸結為“不穩定”,據說達吉斯坦境內有30個民族,各族又都有屬于自己的語言,且自始至終都相互看不順眼,所以腐敗現象極其猖獗。

從車臣首都格羅茲尼前往達吉斯坦首都馬哈奇卡拉大約需要3個半小時,期間會經過一個邊檢站,而我們遇到的第一次腐敗就發生這里。

按照計劃我們要辦完臨時通行證才能出發,但司機堅持不用,因為辦證費就要2200盧布,還得等3-4天,而直接過境只要給工作人員1000盧布就能通行無阻,還省下辦證時間。事實證明,我們的1000盧布花的很值,看著數百輛車大排長龍,我們花得更少還不用排隊。

過了邊境后很快就出現截然不同的場面,一面是車臣從俄聯邦一筆又一筆的借錢修水泥路,而另一面卻是碎石塵土到處飛的“山路”,令人不免感慨一聲:“這就是差距啊”。

當我問司機(車臣人在達吉斯坦工作):“是不是道路塌方”時,司機居然冷笑著回答:確實是塌方了,但已經是7年前的事兒了,貌似這些年沒有修過一條公路。

中午吃飯的時候,司機一邊掏出手機給我看他兒子的照片,一邊說:我兒子所在班級有29名學生,他們分別來自俄族、阿瓦、達金、庫米克、拉克、盧圖爾、諾加、塔巴蘭、車臣以及阿塞拜疆等等民族,所用語言也都不一樣。所以,我兒子第一天就被揍哭了,回家跟我說“車臣人連累了達吉斯坦”。

我難以置信的看向蘭卡爾,她悠悠的解釋了好一陣子才明白,原來,達吉斯坦僅官方語言就有15種,而列入官方語言的標準是人數超過1萬,剩下的15種語言雖然使用者不多,但族人溝通時仍堅持使用本族語言,對外才使用俄語。

從達吉斯坦行政規劃也能看出各族之間的關系,5.03萬平方公里面積被劃分為41個地區和10個城市、19個鎮、363個農村。在早期,地區代表各族傳統領地,蘇聯大力開發達吉斯坦油氣與礦產資源階段,各族又先后讓出一部分土地成為“公共區”,其利益分配比例是聯邦60%、達吉斯坦30%、領地族群10%,蘇聯解體后俄聯邦也延續當初的做法,才有了如今的41個地區。

60萬人口的首都馬哈奇卡拉位于里海沿岸,是俄羅斯北高加索管區最大城市,但實際建城史只有100多年,據說彼得大帝率軍與波斯征戰期間,這里還只是一座要塞,19世紀中期才被準許加入俄國。

作為海濱城市,馬哈奇卡拉的旅游潛力曾經被普遍看好,但實際發展卻令人大跌眼鏡,海灘邊到處都堆滿了生活垃圾,其中部分還依稀可辨曾被焚燒過,而當地人似乎對此見怪不怪,甚至有穆斯林信徒在海岸邊的垃圾堆積處直接朝拜。由此可見,達吉斯坦的城市衛生水平相當落后,說職能部門毫無作為也不過分。

沿著海岸往回走的時候,蘭卡爾指著一排鐵網說:這就是達吉斯坦應對市民亂丟垃圾的辦法, 他們不舍得花更多時間和精力去引導人們如何講究衛生,只想著一勞永逸好應對檢查,殊不知如此作為反倒使市民更加肆無忌憚的亂丟垃圾,更重要的是,長此以往會導致旅游業失去核心競爭力。

確實,就以我初來乍到的游客視角來說,達吉斯坦首都都這么的“狂野”,其他城市又能好到哪兒去呢?

所以,真正對達吉斯坦感興趣的游客,基本都往內陸山區走,主要集中于阿卡丘陵一帶,不僅人煙罕至,多數地域都處于原始狀態中。彼得大帝擊退波斯軍隊時曾說過“這里是俄國應對外族入侵的關鍵之處”,其原因是高加索山脈難以長期駐軍,俄軍越過山脈勉強駐軍也難以保證不被偷襲,而后續的補給更是難上加難。因此,俄軍打到這里就停止前進,轉而從車臣方向進入格魯吉亞。

而首都雖說靠海,但局限于高加索山脈北部峰巒迭起等地質因素,實際可開發面積也不多,使得人們將房子一路修到半坡上,白天從坡頂看市區,就如同一座村鎮一般的落后,入夜后在燈光的烘托下,方才有了一點城市的感覺。

城建水平較低的主要原因,按照司機的說法,還是各個民族之間的不和諧造成的。

在達吉斯坦,各個民族似乎都有自己專屬的活動,比如人口占比接近30%的阿瓦斯白人,更擅長舞蹈與詩詞歌賦等藝術類活動,第二大民族達金人(黃種人)約占比17%,他們更喜歡體育運動,據說他們從小就開始各種騰挪跳躍,俄聯邦每年舉辦的搏擊賽事都有達金人的影子。

總人數不過9萬的庫米克人更擅長經商,他們承包了達吉斯坦80%的零售業,幾乎每家每戶都有人在做生意,而盧圖爾人則多數從軍,是當地數一數二的軍方代表勢力。

宗教文化方面倒是相對統一,2012年達吉斯坦曾對5萬多名首都市民進行調查,其中信奉伊斯蘭教的約占比83%,俄羅斯東正教僅2.4%。但蘭卡爾卻對此嗤之以鼻,在她眼里,一切局限于一座城市和特定人群的調查數據都沒有信服力。

帶著先入為主的懷疑心態,我們隨機在街頭詢問了10個當地人,得到的比例是7-3,即10個本地人有6個是穆斯林,剩下4個都是東正教徒。

在司機的帶領下,我們走訪了3個市場,其中的兩個市場有豬肉或豬肉制品出售,與其他穆斯林國家嚴格禁售豬肉比起來,這兩個市場似乎非穆斯林更多?;蛟S如蘭卡爾所說,達吉斯坦的穆斯林占比并沒有那么高,那官方發起調查并得出如此夸張數據的理由是什么?

司機的話再度戳中要點:達吉斯坦必須要維持穆斯林更多的表象,否則就拿不到俄聯邦的援款與免稅福利,而俄聯邦為了維持北高加索地區的穩定,避免引起聯邦各國退盟的風險,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那么,是什么原因導致了現狀?

這就要從公元前600年說起,達吉斯坦早期是阿塞拜疆的附屬國,后被羅馬帝國占領長達400多年,基督教就是在這個階段傳入。公元6世紀,匈奴人占領北高加索區域時將基督教徒全部驅逐,使得達吉斯坦淪為空城,公元664年波斯人發現達吉斯坦并將其重建,結果又被阿拉伯人占領,伊斯蘭教從此成為當地最大宗教。

16世紀左右,波斯人重新占領達吉斯坦,但彼時的穆斯林文化早已扎根,波斯人因而放棄洗腦任由其自由發展,波斯古籍《薩法依德》曾有記載:游遍數城僅見一座教堂,其余皆是清真寺,遂將精力置于法度之上。

簡單說就是,波斯人設立了達吉斯坦第一部律法,但這部律法并不完善,因為雙方文化差異實在太大。

參觀達吉斯坦最大酒莊時,男主人滔滔不絕的從波斯時代一直講到蘇聯時期,其中說到酒的部分最精彩:波斯人與達吉斯坦人光討論能不能釀酒、喝酒、賣酒,就花了足足30年時間,因為穆斯林文化是禁止飲酒的,而多數信奉拜火教的波斯軍人卻無酒不歡,最后的結果是,大家各做各的,你喝酒吃豬肉,我禁酒禁豬肉。

之后就是彼得大帝吞并達吉斯坦并叮囑其外甥(據說是其姐索菲亞的小兒子)好生統管,結果彼得大帝剛走就被暗殺了,盛怒之下派來數萬大軍與統將納德·沙發起“征服戰”。然而,這場“征服戰”足足打了20年還沒結束,彼得大帝死后,沙俄軍隊撤離高加索地區,波斯人去而復返。

18-19世紀,英、俄、法、美、奧等國先后入侵波斯,俄國兼并格魯吉亞順理成章得到達吉斯坦,由于實行全面稅制,達吉斯坦人不堪重負民怨四起,在1877年的俄土戰爭期間聯合車臣共同對抗俄國,從此與車臣一起淪為“高加索絞肉機”。

1917年,達吉斯坦再度聯合車臣與印古什宣布脫離蘇聯組成“北高加索聯合體”,而蘇聯為了不讓伊斯蘭勢力滲透高加索地區,只能一退再退無限忍讓,直至二戰爆發。與車臣一樣,達吉斯坦當時也與德國眉來眼去,只可惜一切盡在蘇軍眼里,當蘇軍發起反攻歐洲步伐時,車臣、印古什與達吉斯坦也被層層封鎖,約有60萬達吉斯坦人被驅逐至西伯利亞。

在過去兩千多年里,上百個民族先后在北高加索聚居,雖說期間戰亂連年,但從未有過如此大規模的驅逐行動,所以,蘇聯解體后的北高加索人對俄聯邦也是恨意滿滿。而車臣雖說損失更大,但至少表面功夫做的無可挑剔,因而拿到的援助比達吉斯坦要多好幾倍,反觀達吉斯坦,油氣資源是車臣兩倍還多,卻經常因質量、價格等原因被拒絕收購。

就這樣,達吉斯坦人均收入一直很低,各族之間為爭奪利益引發沖突的現象也一直都有,哪怕俄聯邦介入也無濟于事,至今仍保持著誰也不服誰的尷尬處境中。

有趣的是,達吉斯坦雖然問題諸多,但對外來游客的態度卻十分友善,在之后幾天的行程里,每到一個地方都有本地人來搭話合影(下一篇內容),再參考當地的低物價以及獨特的民族文化,我得出了“值得一游”的結論。

(紀實自由行十分艱苦,希望能得到您的認可與關注)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免费a级黄毛片,美女裸无遮挡免费观看网站,五月开心亚洲综合在线,免费男女做爰视频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