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館官方 / 我的圖書館 / 中國最適合談戀愛的地方,又爽又甜

分享

   

中國最適合談戀愛的地方,又爽又甜

2021-05-10  國館官方

    寧夏,道不盡的紙短情長……

    多少年來,一提到寧夏想到的,不外乎是:貧窮,缺水,沙漠……

    要想再多、再深一點,便沒有了。

    以至于我去搜“寧夏”,居然會有“寧夏是哪個省”這樣的熱搜。

    但這些,實在不足以概括毫無存在感的寧夏。

    它是中國陸地上最小的省份,面積僅占中國全國0.69%,最大的新疆比它大了不止36倍。

    它可能也是中國環境最惡劣的地方之一,僅6.64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竟匯集了中國三大氣候區:東部季風區和西北干旱區,青藏高寒區。

    這里曾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為,世界上最不適合人類生存的地方。

    圖| 網絡

    盡管寧夏現在GDP總量在全國倒數第三,但其人均GDP,卻早已悄悄緊跟河南身后,高出江西一個身位。

    相比十幾年前,現在這里就是天堂,寧夏除了吐槽幾句“環境惡劣”之外,倒也人人安居樂業,不斷吸引旅客奔向這“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地方。

    走過歲月浮華,寧夏的迷人,遠不止于此。

    圖| 網絡·寧夏風景

    大半個身體緊貼內蒙古的寧夏,并沒有像鄰居“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地見牛羊”的唯美。

    相反,稍微風吹草動就是一場聲勢浩大的沙塵暴。

    荒涼的戈壁、無邊際的沙漠更是讓寧夏失聲已久。

    長期的干旱缺水,每每提及寧夏,想到的不是梁靜茹“寧靜的夏天,天空中繁星點點”,而是夏季的干燥口渴、炎熱難耐。

    圖| 寧夏地形圖

    寧夏的四周,被惡劣的地理環境所包圍:東面挨著鄂爾多斯高原,南面被六盤山-隴山以及龍東、隴西高原阻斷,西側面臨賀蘭山以及滿是沙漠的阿拉善高原。

    周邊都是沙漠荒地,生存條件極其艱苦。

    今年熱播劇《山海情》中,姚晨飾演的扶貧干部吳月娟,其原型就是當時福建省扶貧辦主任林月嬋。

    圖| 山海情劇照

    1997年3月,她第一次來到寧夏,雖然來之前已有心理準備。

    但當她第一次站到這片土地上,還是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后來她這樣回憶到:

    3月的寧夏,刺骨的寒冷。

    在土坯堆砌的露天教室里,老師們拿著樹枝在地上教孩子們識字。

    孩子們的衣服補丁摞著補丁,還能看到裸露著的皮膚?!?/span>

    惡劣的環境,窒息的貧窮,讓寧夏錯過建國之初的鐵路修建潮。

    不管是在修的,還是準備修的,都和寧夏無緣。

    直到1954年,寧夏才開始修建第一條鐵路——包蘭鐵路。

    圖| 網絡·包蘭鐵路

    寧夏的生存環境,并不好。

    然而,當你走進她,一定會被這片土地驚艷到。

    包蘭鐵路6次穿越沙漠,有著最美麗的火車景色,迷倒萬千火車迷。

    圖| 網絡·包蘭鐵路

    面對茫茫沙漠,寧夏人實現了“逆天改命”的奇跡。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寧夏建立了第一個風沙觀察站。

    圖| 網絡·麥草方格法

    人們開始系統認識沙漠,企圖戰勝這個大自然的天敵。

    獨創的麥草方格法,實現了固沙治沙。

    植樹造林,把窮沙惡漠變成茫茫綠洲。

    今天的寧夏,通過治沙造林,早是充滿生機的“塞上江南”,成為令人向往的世外桃源——吃羊肉、品紅酒、賞大漠孤煙、仰望浩瀚星空、乘羊皮筏游黃河......

    一棵樹,是一方土的百年魂。

    一股水,是一山川的千年魂。

    大漠孤煙,在詩中固然雄壯,可唯有長河落日,才能使城鎮村落,延續千年。

    圖| 網絡·寧夏沙湖

    行走在寧夏,除了能感受大好河山的壯闊,還能發出“原來你就在這里”的感嘆。

    “不到長城非好漢”,其實是在寧夏六盤山寫的。

    一直心心念想的“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在寧夏沙坡頭就能看到現場版。

    圖| 網絡·沙坡頭

    環境惡劣的寧夏,在歷史上曾經是伊甸園。

    秦朝時,這里便有了農業墾殖的記載。

    漢朝大將衛青在此擊敗匈奴,引入了灌溉系統。

    至隋唐,上千年的水利工程,使得這里有“七十二連湖”的美譽。

    同時,也孕育出了燦爛的西夏文化。

    唐朝安史之亂爆發,吐蕃趁機壟斷了隴右通道。

    黨項人聯合唐政府,抵抗吐蕃。唐王朝封黨項人首領夏國公,賜姓李。

    唐朝覆滅后,黨項人在亂世之中,據地自立,開疆拓土,建立西夏國。

    至今賀蘭山腳下,還埋著上千年的西夏帝王陵墓。

    圖| 網絡·西夏王陵

    西夏王朝曾盛極一時。

    這里草原肥美,是養育戰馬的天然場所,成為大宋戰馬進口第一國。

    這里沃土千野,西夏兵力一度高達50萬,能和宋遼金等,分庭抗禮。

    甚至不惜花費數年,借鑒漢字筆畫,創造自己的文字:西夏文字。

    直到天降猛男成吉思汗出現,六次出征,才這個獨占西北的霸主退出歷史舞臺。

    圖| 網絡·賀蘭山

    可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倒在征伐西夏路上,病發身亡,死在六盤山。

    蒙古人取“夏地安寧”之意,取名“寧夏”。

    這是它作為地名,第一次在歷史上亮相。

    從明清起,這里是陜西、甘肅、寧夏三邊的防務總處,號稱“天下第一軍門”。

    隨著軍屯開發,開啟對寧夏無節制的資源掠奪,大量森林被砍伐。

    自此寧夏的苦難出現,成為“貧瘠之地”。

    圖| 網絡·亂砍亂伐

    建國之初,這個曾經的塞上江南,森林覆蓋率僅為1.5%,

    直到2018年,經過幾代人的努力,翻十倍多,達14.6%。

    從“出門到沙”,恢復“出門見綠”,寧夏默默付出70余年。

    千年光陰,古道上的駱駝鈴早已消失。

    百年開辟,以前的沙漠,自此有了綠。

    山林蔥郁,濕地城市、領略寧夏的風情萬種。

    寧夏很小,小到開車一天,就能把寧夏走完。

    寧夏很長,上下五千年,道不盡的紙短情長。

    圖| 網絡·吳忠黃河樓

    在寧夏談一場戀愛,是什么感受?

    是翻沙越漠,還是騎馬射羊?

    不!是豪爽不做作,坦率又溫柔!

    寧夏這個地方實在是太浪漫了,整個城市都在暗地里支持你談一場又酷又溫柔的戀愛。

    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在其他省都忙著走出去、外出打工時。

    寧夏則通過移民,在浪漫路上,一發不可收拾。

    歷時30多年的六次移民,如今不足700萬人口的寧夏,累計移民120多萬。

    如果說,寧夏的原住民創造了輝煌無比的歷史文化。

    那么,后來的移民,開啟寧夏別樣的羅曼蒂克之路。

    一代移民張賢亮,挖掘寧夏的歷史遺存,開發鎮北堡西部影城。

    圖| 網絡·寧夏鎮北堡西部影城

    紫霞仙子在寧夏沙湖的蘆葦泛舟緩緩劃來。

    她從這里走向人間,也走向了愛情。

    至尊寶附身夕陽武士,在寧夏黃沙城墻上,不顧形象的奮力一吻。

    成就了至尊寶和紫霞仙子的愛情。

    也成為無數少男少女心中愛情開始的地方。

    除了《大話西游》,還有《東邪西毒》、《黃河絕戀》…

    粗獷荒涼的西北,在鏡頭里呈現出黃沙之下的柔情傳說。

    圖| 大話西游劇照

    有句話曾是無數癡情男女的頭像簽名: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然而,這句話在寧夏是不存在的。

    在這里,無論男女,表達感情都很直白。

    叫上一打西夏X5,喜歡就表白,沒那么多含蓄。

    丫頭片子借酒壁咚,都是常有的事情,熱烈且直接。

    圖| 網絡·西夏X5

    寧夏美食那么多,在這里搞對象,沒有比下館子更值得研究的事情了。

    今天在路邊擼串,明天在懷遠吃夜宵,累了看看醉人的紫色(葡萄)和絢爛的寧夏紅(枸杞)。

    在寧夏談個戀愛,還真不知道是啥感覺,因為光顧著逛吃了!

    所以,胖上三五斤是很正常的。

    畢竟,不以增肥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

    一場不介意體重的戀愛,才最刻骨銘心。

    寧夏妹子給男友買衣服時,千挑萬選。

    給到對象時,嘴頭就硬了“你個傻慫要是不好好穿奧,等我呼死你呢”。

    在寧夏談戀愛就是這樣,什么“親愛的”、“老公”,都比不上“我對象”、“我婆姨”來得帶勁。

    什么“喜歡你、愛死你了“,都不及一句”我看上你了”踏實。

    始終覺得,像??菔癄€這類的詞都太浪漫,所承載的感情也太脆弱。

    甜言蜜語,永遠不是寧夏愛情里的溫柔。

    接地氣、真實,才是談戀愛該有的樣子。

    圖| 大話西游劇照

    “談不成戀愛,就絕不做朋友”,這是寧夏對愛情的敢愛敢恨。

    關于搞對象,要么全要,要么全不。

    如果談不成戀愛,那就不要做朋友,一分手就是老死不相往來。

    在寧夏人看來,分手后還能保持聯系的,一般都是有所圖謀的。

    如果得到的不是愛情,要來又有何用?

    在寧夏,不需要你的友誼,需要的是你的愛情。

    “始于顏值,陷于才華,忠于人品!”這句話來形容寧夏,最合適不過了。

    圖| 寧夏沙漠

    干燥的氣候,賦予寧夏另一個名字“星星的故鄉”。

    從賀蘭山到六盤山,寧夏有很多觀星寶地。

    置身沙地里,和意中人一起看看星辰遼闊的夜空。

    月亮之下的寧夏,一半沙湖一半沙漠,天高云淡。

    圖| 網絡·寧夏沙漠夜空

    躺在大漠上,璀璨星河,抬頭可見,這是只屬于寧夏的浪漫方式。

    寧夏,去過便愛上。

    如果非要在這份戀情加上一個期限,希望是一萬年。

    參考資料:

    新華社;《來這里看寧夏百萬移民史》

    星球研究所:《植樹造林,如何改變中國?》

    文章由國館原創,轉載請注明。

    圖片來源于網絡,侵權請聯系刪除。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免费a级黄毛片,美女裸无遮挡免费观看网站,五月开心亚洲综合在线,免费男女做爰视频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