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館官方 / 我的圖書館 / 偷稅漏稅極簡史,每一頁都寫滿了骯臟

分享

   

偷稅漏稅極簡史,每一頁都寫滿了骯臟

2021-05-10  國館官方

    圖| 空谷尋芳 ?

    逃稅之戰,我們能贏嗎?

    娛樂圈又一次地震了。

    最近,某女星1.6億天價片酬,日薪208萬的大料沖上了熱搜。

    蝴蝶扇動了翅膀,前后多達75位一線明星相繼注銷了工作室。

    一切仿佛是2018年那件震驚全國的偷稅事件的重演。

    也就不到三年,稅務問題又一次擺在了人們眼前。

    逃稅,伴隨著稅收的誕生而出現,至今屢禁不絕。

    就像人類社會的一個頑疾。

    人們不禁要問,這疾病,能治嗎?

    兩千多年前,漢武帝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那時,他開拓的功業還沒有完成,但國庫已然快要見底。

    休養生息幾十年,人口不知漲了多少,怎么稅收越來越少呢?

    諷刺的是,被法律歧視的商人卻穿金戴銀,招搖過市,鄉野之間盡是富人的田土,貧者無立錐之地。

    他想明白了關竅,于是頒布算緡法,規定富人們必須自報財產,按財產納稅。若是敢逃稅,則拉去邊疆服役一年,財產全部充公。

    圖| 漢武帝畫像

    同時,漢武帝鼓勵百姓向官府告密,舉報成功者可獲得充公財產的一半。

    為了保證執行的力度,大批以折磨人為樂的酷吏被派遣去地方,專門彈壓商人。

    其時,沒收資產“財物以億計,奴婢以千萬數,田大縣數百頃,小縣百余頃,宅亦如之,于是商賈中家以上大抵破”。

    大有商賈一倒,天下吃飽之勢。

    但是,漢武帝年間的光景,如同一朵曇花,盛開過就凋落了。

    圖| 空谷尋芳 ?

    很快,富人們倚上了文化的大樹,又搭上了做官的快車,搖身一變,成了頭頂官帽的士人。

    他們像往常一樣,聯合官吏隱匿耕地數字,私占人口。

    要知道當時漢王朝的稅率才僅僅三十分之一,而他們收的租賦卻高達五成。

    即便如此,他們也絲毫不肯停下偷稅漏稅的腳步。

    兩漢之交,富人已是田連阡陌,奴婢成群,卻依然繳著最少的稅。

    “愈有錢,便愈是一毫不肯放松,愈是一毫不肯放松,便愈有錢?!?/p>

    漢光武帝的外祖樊重就是這樣一個有錢人:

    “治田殖至三百頃,廣起廬舍,高樓連閣,波陂灌注,竹木成林,六畜放牧,魚蠃梨果,檀棘桑麻,閉門成市,兵弩器械,貲至百萬,及興工造作,為無窮之功,巧不可言,富擬封君?!?/p>

    農林牧漁,無不經營;軍隊、工廠、市場,應有盡有。

    正是這樣肥厚的土壤,才養育出了皇帝之花。

    這群有權、有財,又有文化的富人階層成為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利益集團。

    他們上可通天聽,巧進讒言,下可聯胥吏,假報賬冊,還熟知法律條文,最知道怎么鉆法律的空子。

    因此,歷朝歷代,偷稅漏稅不能禁絕。

    圖| 網絡

    在古代,窮人也會逃稅。

    富人逃稅,是為了聚斂財富;窮人逃稅,則是為了生存。

    統治者的橫征暴斂,地主的敲骨吸髓,氣候的無常等等都會給貧民的生活蒙上陰影。

    為了活下去,他們只能鋌而走險。

    圖| 網絡

    隋唐時期,稅收會對殘障者有賦稅的減免。

    走投無路的窮人會直接砍去自己的手或腳,以逃避賦稅,史稱“福手”、“福足”。

    若不是逼到了絕路,又有誰會選擇自殘呢?

    然而,統治者并不會憐憫。貞觀十六年,號稱“愛民如子”的唐太宗下令,自殘者不僅還要繳納賦稅,甚至還要依法加罪。

    窮人為了避稅,斷手斷腳;富人避稅,只需要巧立名目即可。

    在唐朝,五品以上的官員,不僅可以自己免稅,還可以蔭蔽和其在一起的家人。

    《大唐新語》記載了這么一則故事。

    汴州尉氏有這么一對兄弟,兄長劉仁軌是大敗倭國的名將,官途通達,而弟弟劉仁相卻郁郁不得志。兩者地位的落差導致了感情的破裂。

    弟弟雖窮困,可志氣不小,毅然與兄長分家。

    所以縣官在征稅的時候屢屢問他,為何不和兄長同籍呢,那可是五品大官,可以不用交稅呢。

    弟弟諷刺道:“誰能在狗尾巴底下避陰涼呢?”

    在窮人眼中,這弟弟多半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圖| 蒽子-蘇州 ?

    即便不情愿,他們也會將自己世代耕種的土地投獻給官員,來躲避賦稅。

    代價就是自由的喪失。

    他們將世代為地主耕種,上交一半的收成。

    逢年過節,還要帶著禮品前去拜見“父母”,稍有疏漏,則遭打罵。

    家中妻女也常常為奴為婢,低聲下氣,不敢言語。

    貧窮者投獻土地,在籍的農民就變少,分攤給每個農民的賦稅就變多,農民就越發貧窮,于是又開始新一輪的投獻。

    如此循環往復,天下的土地和人口,多半進了富人的口袋。

    圖| 網絡

    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損不足而補有余。

    窮人辛辛苦苦賠上身體,賭上家產,才能贏得一個避稅的機會;而富人卻只消坐在家中,院外田土就已經連成一片。

    歷代政府眼中,偷稅漏稅都是眼中釘、肉中刺。

    每當新王朝建立之初,國家掌握大量土地。有土地就有人口,有人口就有賦稅。

    圖| 網絡

    如同太陽初升,朝氣蓬勃。

    然而隨著土地兼并和偷稅漏稅的泛濫,財富和田土全都流向了富人。

    國家征不上稅,財政枯竭;小民為佃為奴,生活饑寒交迫。

    每當國家遲暮,士大夫內部的有識之士都會出來呼號改革,若是能將偷稅漏稅的風氣打壓下去,國家尚能續命幾十年。

    可是,現實往往事與愿違。

    懲治偷稅漏稅,非不愿也,實不能為也。

    例如北宋的王安石,懷著一腔熱忱,意欲挽狂瀾于既倒。

    圖| 王安石歷史畫像

    可變法才不足一年,鋪天蓋地的彈劾就來了。

    隨后,王安石請求辭官歸隱?;实巯胍炝?,于是王安石就坡下驢痛訴朝廷內外諸官互相依附勾結的情況,進言神宗要不畏流俗,心懷天下。

    可心懷天下又能如何呢?

    1074年春,天大旱,久不雨,士大夫們以“天變”為借口,又一次掀起對變法的圍攻;還暗中指使百姓鬧事,以壯聲勢。

    同年,皇帝的祖母和母親也出面了,哭訴“王安石亂天下”。

    這洶涌的“民意”宛如層層疊疊的海浪,將其淹沒。

    最終,王安石被罷免,改革失敗了。

    圖| 網絡

    每一個大一統王朝都有改革,幾乎每次都會觸及到逃稅問題,然而鮮有成功者。

    并非改革之法不善,并非皇帝不配合,只是因為他們的對立面,是皇親國戚,是官僚大臣,是鄉野豪紳。

    其實就是統治階級自己。

    以己之矛,攻己之盾,怎么會成功呢?

    到了王朝末年,已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那時的百姓家里已經產去樓空了,還要承擔賦稅。

    該交的錢,一分沒少,不該交的錢,日益增多。

    看著家里的農具,用著還算趁手,干脆就造反了。

    隨著義士的一聲令下,又或是外族的來襲,戰亂開始。

    “內庫燒為錦繡灰,天街踏盡公卿骨”,江山換了模樣。

    大批田土又重新成為荒地,等待著新君再一次統一全國,聚攏土地。

    這故事,似乎一再上演。

    而那些掏空國家的蛀蟲只需要跪下來,再高呼幾聲萬歲,便又可繼續吸食新鮮的血肉。

    他們,永遠是勝利者。

    圖| 關于宋代市場管理制度的時代背景

    讓我們再回過頭來審視這場娛樂圈的風暴。

    今時不同往日,但偷稅漏稅依然是晴空上的一朵烏云。

    現在不比古代,查稅的方式多了,逃稅的對策也五花八門起來。

    僅僅是娛樂行業的一個明星,居然可以通過簽訂陰陽合同、成立個人工作室等方式將大把大把的錢裝進自己的口袋。

    但真正令人感到憤怒的,是背后的資本邏輯。

    一個毫無業務能力的人,只因站在了流量之上,就可以賺取一個普通人一輩子也無法企及的財富。

    可即便如此,她還能通過各種手段避稅。只要資本不拋棄她,世界始終會對她燦爛微笑。

    幸運的是,在三年前的那場地震后,影視圈的稅務整頓已經非常徹底了。

    圖| 蒽子-蘇州?

    如果此次陰陽合同屬實,該女星將會面臨比三年前一樣甚至更為嚴重的處罰。

    那數額,必然也是一個天文數字。

    同時,她將再也沒有“爽”的機會。

    而她背后的操盤手,也隨著這根稻草的落地而臨近垮掉。

    資本迷局,到底困住了誰?

    文章由國館原創,轉載請注明。

    圖片來源于網絡,侵權請聯系刪除。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成人免费a级黄毛片,美女裸无遮挡免费观看网站,五月开心亚洲综合在线,免费男女做爰视频免费播放